龙子太郎

作文网发表于2018-03-24 03:42:01归属于作文精选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龙子太郎

●[日]松谷美代子

第一章龙子太郎和阿娅

一懒汲龙子太郎

在那连绵不断的崇山峻岭之间,有一个小小的村庄。村外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哗啦哗啦地流过。但是,村子四周全是贫瘠的土地,在这满是石头的田野里,只能收到一点点谷子啦,稗子啦,豆子之类的东西。加上这一带还有一个恶鬼,好不容易盼到快要收割的时候,它就给全糟蹋光了。这真是一个贫穷的村子,一个难以为生的村子。

尽管如此,村里人在播种那一粒粒豆子时仍然唱着:“一粒变千粒,两粒变万粒。”

从清早天没亮到伸手不见掌的黑夜,他们都在拼命干活。

在这村子尽头的一间小房里,住着一位姥姥和一个叫太郎的男孩子。

太郎身上长了一种奇怪的痣。在他的左腋和右腋下,每边都可以清楚地看见长着三块鱼鳞般的痣。渐渐地人们就传开了:“这种痣是龙鳞,太郎是龙的儿子。”村子里的孩子都起哄道:“龙子,龙子,妖怪的儿子!

“龙子,龙子,妖怪的儿子!”

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就把太郎,叫成了龙子太郎。

这位龙子太郎;却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子,是一个懒虫。他每天都带着姥姥给他的三十个稗子米团子,爬上山去,用他那铜锣般的嗓子又喊又唱:“东风吹哟,西风吹。”

肚子饿了,他就吃饭团。要是兔子来了,他就和兔子一块儿吃;老鼠来了,他就和老鼠一块儿吃。

相反地,为了不让龙子太郎挨饿,姥姥只得拼命干活。她抚摸着那酸痛的腰,挑着粪桶,爬上险峻的山坡,累得颠三倒四的。

有一天,龙子太郎在山上躺着,正数着天上飘过的白云。突然,躺在他旁边的小兔子一跳,竖起了耳朵,紧接着,从旁边的小洞里露出了一只老鼠的脑袋来。它也咯噔一声偏着头坐在那儿。

“啊,发生了什么事吗?”龙子太郎惊奇地环顾四周。他听见一阵微弱的笛声,顺风飘了过来。

“多好听的笛声呀!是谁在吹?”龙子太郎站了起来。一看,兔子和老鼠也都竖着耳朵在听呢!笛声越来越近了,终于出现了一个身影。那是一个像草莓果那样可爱的小女孩,她肩上背着一个用藤条编的口袋,里面装着蕨菜和树芽。

“你是谁?哪儿来的孩子?不是我们村的吧!”

小女孩瞪大了那对黑眼睛,很惊奇地打量着龙子太郎。然后,回过身去指了指波光闪闪的小河上游。龙子太郎说:“嗯,你是住在那个村的吗?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娅。你呢?”

“我吗?我叫龙子太郎。”

“龙子太郎?”小女孩一本正经地重复着,“真是个奇怪的名字呀!”她摇着头微微一笑,雪白牙齿在闪闪发光。

“好名字呀,像个硬汉子的名字!”

“是吗?这名字像个硬汉子吗?”龙子太郎高兴得跳了起来,马上做了个倒立。

“喂,我倒立做得很带劲吧!我倒立着能吃下三十个饭团子。”

龙子太郎这样自豪地说,一直把脸红得像个酸浆果,还在倒立着。后来,又翻了一百个筋斗,一边兴奋地说:“我翻得好吧!明天你还来!我和野猪摔跤给你看,还给你饭团子吃,是姥姥给我做的。阿娅,你有爹妈吗?”

“嗯。”阿娅摇头道,“我一小爹娘就死了,和爷爷两人一块儿过活。这笛子就是爷爷给我做的。”

“是吗?就你和爷爷两人,没爹没娘吗?这么说,你跟我一样……”

从这天起,龙子太郎和阿娅成了好朋友,每天在山上见面,不是吹笛子,就是和野兽摔跤。

真的,小动物们很喜欢阿娅吹笛子。笛声一响,先跑来的总是兔子。不过并不坐到最前面,而是稍微离开一点。这样是有道理的,据说笛声要稍微离远一点才好听。

老鼠嘴馋,总是一边咬着山芋渣一边听。

野猪妈妈带着十个孩子也赶来了,光这一点就不简单了。孩子们都叫小野猪,身上满是黑的白的美丽的条纹。它们排成队听的样子,看着真招人喜欢。阿娅非常高兴,甚至谱了一支名叫《十只小野猪》的曲子。

跟着出现的是狐狸,它跑不远就急急忙忙舐舐身子,跑不多远又舐舐尾巴,所以它总是迟到。狸子懒洋洋地躺在洞里听,熊呢,最后才慢吞吞地跑来,这是因它爱睡早觉的缘故。

就这样,动物们欢欢喜喜地聚在一块儿的时候,龙子太郎就高兴得又是倒立,又是给大家团子吃。

“三十个团子不够了。”龙子太郎一边把每个团子掰成两半一边说,“明天我跟姥姥说,要她做五十个;五十个不够哇,就拿一百个来。”大伙儿高兴地吃着掰成两半的团子。

二爱打鼓的红妖怪

正在这时,有一个红妖怪手里提着一面小鼓大摇大摆地从山上走过来。他鼻孔鼓得大大的,放开喉咙,兴高采烈地喊:

我是爱打鼓的红鬼,

咚达咚达咚咚达,

达咚咚达咚。

打起鼓比吃饭还美啊,

咚达咚达咚咚达,

达咚咚达咚。

“哈,今天可以放心打鼓了,那黑鬼大王一看见我打鼓,就会瞪眼骂道:”哎呀呀,你又打鼓了,你又寻欢作乐?有这工夫去多找一个姑娘来吧.可是,今天不要紧,昨天给它捉了十只鸡送上铁山,这会儿黑鬼王吃了十只鸡正在午睡呢0

红鬼在一边笑着一边走,抬头一看,见山上有块平坦的石头,就高兴地停了下来。

“啊,太好了!这块石头太好了!我爬上去敲敲,那么,山上的野兽都会围到我身边来,静静地听得入神。瞧吧,像我一样,打鼓打得这么好听的恐怕没有。我又是特意到这儿来打给他们听的,嗯,百兽们,还不集合!”

红鬼用手做成个喇叭口,用震动山谷的声音大叫:“列位,集合啦!泥山的红鬼来啦!特意为你们打鼓来了,快集合呀!”

可是,怎么回事儿呢?四周一片寂静,连只老鼠都没跑过来。

“这可真怪!我第一次到这山里来的时候,大伙儿是多么高兴地跑来集合!小兔子它们不是还说,我的鼓最好听,叫它感动得流泪吗?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

红鬼又大叫了一次:“集合啦!红鬼要敲鼓啦,集合!”

四处仍然一片寂静,只有竹叶发出沙沙声响。红妖怪肚子都气炸了,他冷不防掀起了附近的一块石头,在那里挖,终于抓着了一只老鼠。

“喂,老鼠,我叫你们,你们为什么不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的耳朵里长了一个大疙瘩,不能听鼓,请你原谅。”老鼠唧唧地说。

“哼,耳朵坏了,那没办法。那么狐狸是怎么了?”

“它说它耳朵中间疼。”

“什么,耳朵中间?哼,是耳朵中间有病,那也没有办法。可是,小兔子怎么了?”

“它耳朵外面疼。”

“什么,耳朵外边疼?坏透了的老鼠,你还不如不说。你以为我是傻瓜吗?”

红鬼脸气得像炭火一样红。他猛然把老鼠摔掉,噢噢地叫着跑了。

“哼,要叫我碰见它们呀,非揪掉他们的脑袋不可。把我的鼓。当成什么了,说什么耳朵里面疼,耳朵外面疼。坏东西,藏到哪里去了?出来!出来!”

就这样,不知它转了多久,不论它怎么跑,怎么喊叫;也不论它是怎么在岩石上跳,还是拔下树木挥舞,可连一只兔子也没出来。山上仍是寂静无声。红鬼疲倦地坐下来,直想哭。

“大家都到哪儿去了……”

突然,红鬼侧耳静听,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一阵悠扬的笛声。

“是谁,谁在吹笛子?”

红鬼跳起来,手把着杉树,往山下看去。就在红鬼看的山谷里,吹着笛子的阿娅、龙子大郎和动物们欢乐的情景,都映入他的眼帘。

“可恶,实在可恶!”

红鬼挥动着蝾螺般的拳头说:“我打鼓,连一个也不出来集合,还是因为这个呀!哼,我也是这一带有名的鬼怪呀!好吧,看我去把那个小姑娘抓来。这就可以叫她从早到晚一直给我吹笛子。龙子太郎,你等着瞧吧!”

三妈妈是龙

龙子太郎一点也不知道那件事。他从山上一下来,人还没进家门,就大声嚷嚷:“姥姥,姥姥!三十个饭团子不够了,要五十个,不,要一百个!”

可是,姥姥回答的,却是“哎哟,哎哟!”的呻吟声。龙子太郎惊奇地朝屋里一看,原来是姥姥在呻吟。

“姥姥,姥姥,您怎么了?”

姥姥用悲哀的声音回答:“我年纪大了,从山坡上滚了下来。”

“真的吗?姥姥?不要紧吗?姥姥!”

“啊,我的腰虽然痛得厉害,可精神还好,不过……龙子太郎。我左思右想了好久。”姥姥仰卧着,呆呆地望着满是尘土的屋顶,说出了一件令人不安的事。

“我早就想把这件事告诉你。可是你还小,就这么拖了下来。现在,我已经老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死去。在临死之前,我要把这件事告诉你。”

“你想说的是什么事呀?姥姥。”

“这件事呀,就是你爹和你妈的事,就是你取名龙子太郎的事。”

“怎么,我爹妈在我小的时候不是就死了吗?姥姥不是还说,即使有人嘲弄我,说我是龙的儿子,妖怪的儿子也不必苦恼。因为我爹妈确实是人。”

“嗯,不错,你的父亲是个樵夫,他在你出生以前就死在山上了。可是,你妈哪……”

“我妈?”

“你妈也许还活着……”

“咦,我妈还活着?”

于是,姥姥慢慢地点了点头,给龙子太郎讲了下面的事情。

龙子太郎的妈妈名叫龙,是姥姥唯一的孩子。因为是个独生女,不想嫁出去,就招了一个名叫又平的年轻樵夫,做养老女婿。这就是龙子太郎的父亲。

可是,有一天,他爹又平到山上干活时,脚一滑。掉进山谷里摔死了。姥姥和妈妈就别提多伤心了,可是,妈妈肚子里已经有了孩子。要是生了孩子就好了,要是生了孩子就好了……姥姥和妈妈把希望寄托在这上面,才勉强痛苦地活了下来。

一天,该轮到妈妈上山干活,妈妈就上山去了。姥姥嘱咐说:“要多加小心呀!”就这么送走了她。可是,到了傍晚,姥姥却被那猛烈的山崩声吓破了胆。

“咚……咚……”

群山剧烈地摇撼着,转瞬间天昏地暗,猛然下起了倾盆大雨。

“哎呀!上山去的人们可怎么办?龙是有孕的人哪,她会平安无事吗?”

姥姥惊惶失措,坐立不安。可是不一会儿,倾盆大雨突然停了,停得就像它开始下雨时一样突然。

这时,山上干活的老乡们,叫着喊着,连滚带爬地从山上下来了。一看哪,脸都青了,手脚被荆棘刺烂了。流着血。姥姥惊慌地从屋里跑出去了。

“啊,乡亲们,可怕的风雨真叫人担心哪!大家都好吗?龙怎么样了?”

“龙,龙吗?她不见了。”

“啊,龙怎……怎么了?”

“听我们说吧,大妈!我们是到山里头干活的,龙是女人,又是双身子,我们叫她留下来生火做饭。可是就在我们干活时,突然暴风雨来了,山崩地裂,大雨下得像瀑布一般。我们都赶紧跑到岩石下边藏起来,大气也不敢出。到后来,雨总算停了,我们跑去看看独自留下来的龙怎么样了,谁知道……”乡亲们面面相觑,倒抽了一口气。

“就那么一会儿,那里出现了个大池塘。龙吗?哪儿也找不着姥姥听到这里,立刻跑到炉子里抽出一根燃烧着的柴火,举着它跑了出去。

姥姥被树根绊倒了,又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往山上跑……只不过一会儿工夫,山就完全变了样子:树都被雷电烧焦了,散发着难闻的气味,伸展着它那光秃秃的枝杈;山张开深深的裂口,岩石破碎得连站脚的地方都没有。

“龙啊!龙啊!”姥姥举着燃烧的火把喊叫着,终于,来到村里人所说的那个池塘边。

“龙啊,龙啊,你还活着吗?你要是活着,就答应一声吧!”

这时,从深深的水底传出来一声轻微的回音:“啊,我来了。”

于是池塘的水面泛起了波浪,只见水面嘎地一声裂开,出现了一条可怕的龙。

“妈妈,”龙的眼睛里含着眼泪,看着姥姥说,“我想,总有一天能向您说明白,我因为某种原因,变成了这样形状,请您原谅我吧*只有一件事使我放心不下,那就是我肚子里的孩子。可是,无论如何我也要生下他来,妈妈,到那时,请您设法抚养他吧!”

姥姥惊呆了,一屁股坐下来。

“龙呀,龙呀,为什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无论你怎么说我也不信。如果你真的是我的女儿,就止我看看你以前的样子吧!”

可是龙只是悲哀地摇摇头,就沉入了池塘里,再也没出现了。

这以后过了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有一天,姥姥到河边洗菜。她独自一人时,总是想起龙。

“生孩子的时候快到了,龙在池塘中怎么样了?……我真没想到,到了这把年纪,还会遇到这样的不幸……”

姥姥一边吧哒吧哒地流着眼泪一边洗着菜。这时,她看见有一个奇怪的东西“摇摇晃晃,摇摇晃晃”地从河的上游漂过来了。那是一个用树枝编成的像一个大鸟巢似的东西,在那上面,有一个东西一动也不动。

于是,姥姥这样唱道:

要是我家的宝贝,就往这边来!

要是那家的宝贝,就往那边去!

于是,那个怪东西漂呀漂的,就漂到姥姥身边来了。那上面原来是一个可爱的婴儿,外面裹着一件短外衣,他一边吮吸着一块水晶球似的东西一边平躺着。

“啊,这是龙的短外衣呀!那么,你是龙的孩子啦,我的外孙!”

姥姥抱起婴儿,呜呜地哭起来。在这孩子的腋下,长着几块鱼鳞般的痣。这是个漂亮的像玉似的男孩。

这就是龙子太郎。

四啊,大事不好了

“那么说,姥姥,到山里的池塘里去,一定能找到我妈妈了?”龙子太郎望着姥姥说。

姥姥慢慢地摇摇头,泪珠从她眼睛里滴下来。她也没顾上擦,又继续说下去。

龙子太郎被抱回来当然很好,姥姥没有奶,可怎么抚养呢?她感到没办法。可是她的担心是多余的,龙子太郎吮着他手里拿的那个水晶般的球,就迅速地长大了。

半年之后,那个球渐渐变小了。终于消失了。

姥姥做了软和和的小米粥,可是龙子太郎只是不停地哭,怎么也不肯张口。姥姥没了主意,只得背着龙子太郎到山里的池塘边去。

蓝蓝的池水静悄悄的。姥姥摇着啼哭的龙子太郎,朝着池水喊道,“龙呀!你听得见这个声音吗?要是听见就出来一下吧!那球没了,龙子太郎一个劲儿地哭,什么东西也不进口呀!”

于是,池水泛起了波浪,眼看着裂开一条大缝,出现了龙的身影。

可是,不知怎么搞的,它闭着两只眼睛,成了瞎子了。

“妈妈!”变成了龙的女儿亲切地喊道,“我听哭声就知道太郎长得很健康,这都要感谢您,我这里还有一个球儿,请让他吮着这个球儿长大。球儿用完,他就到了断奶的时候。一切托付您了!”

龙这么说着,把一块水晶球儿放在龙子太郎的小手里。龙子太郎立刻不哭了,脸上绽开了笑容。

“不过龙呀,你的眼睛怎么瞎啦?这个球是不是你的……”姥姥喊着说。可是龙已经不见了,在耀眼的阳光下,只有一个劲地吮吸那个球儿的龙子太郎。

这以后,不知过了多久。

大约是在龙子太郎三岁那年的一个夏天,下了一整天的暴风雨。在天崩地裂雷鸣闪电中,姥姥清清楚楚地听见一个声音说:“妈妈,我要到遥远的北方湖里去了。龙子太郎就拜托您啦。”

姥姥冲出屋子,惊慌失措地喊道:“龙呀,你到哪儿去?你这一去就不能再见面了吗?龙哟!”

这时从黑暗中传来一种悲哀的声音:“如果龙子太郎……”

“龙子太郎怎么?”

“如果长成个强壮而聪明的孩子,叫他来找我……”话刚说到这里,就被打断了,轰地起了一阵龙卷风。姥姥紧紧地抓住房门,耀眼的龙爪从她的眼前一闪而过。

“这么说,我妈在北方的湖里吗?她还活着,在等着我呢?我要去,要去找她!”

龙子太郎两眼闪闪发光,站了起来。

“你说什么呀!你还是个孩子呢!出远门还早得很呢!”

这时,周围突然响起了一片喧哗声。

“不好啦!姑娘被抓走了,阿娅被鬼……”只见阿娅的爷爷哭喊着,从门口骨碌进来。

“什么,阿娅被鬼抓走了?”

“对,准是被鬼抓走了。昨天半夜里我不该说想喝口水。那孩子说:”家里的陈水不好喝,成去给您汲点水来。‘她亲切地这么说着,就拿着水罐到泉边给我打水去了。不一会儿,我就听见了可怕的呼救声。我赶紧跑出来一看,在朦胧的月光中,一个黑色的庞然大物像风一样钻进树林里去了。没错,那一定是鬼0

阿娅的爷爷说罢,就急得哭了起来:“在泉边,水罐翻了,新打上来的水洒得到处都是……”

龙子太郎紧闭着嘴,直挺挺地站在土间①里,眼睛瞪着那黑暗的天空。啊,发生了一件不得了的事,什么事情都是这样……

五阿娅,我去救你!

天亮了。

龙子太郎信心坚定地做着出门的准备,他把姥姥给他做的饭团子挂在腰上,出村子寻找阿娅去了。阿娅的爷爷,一面不断地吭吭地咳嗽,一面向他挥着手,说自己也想跟他一块去。可是龙子太郎果断他说:“不要紧,我一定会带着阿娅回来,消灭鬼!”

姥姥一听这话,觉得龙子太郎忽然身子也长高了似的。对太郎说找到了阿娅后,紧接着就要去寻找妈妈。

“姥姥总说要我长大成人再说,我可等不了。我一定要找到妈妈,而且,一定要带着变成了和从前一样的妈妈回到姥姥身边,她既然能变成龙,也一定还会变成人的。是不?姥姥,您等着吧!”

姥姥擦了擦眼泪,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把木梳,交给龙子太郎说:“这是你妈的梳子,拿着吧,说不定有用呢!”

“嗯,知道了。那么,姥姥,阿娅的爷爷,再见啦!”

龙子太郎出了村,一直爬上了从前和阿娅一块儿游戏过的大山。

他往树底下一坐,兔子马上就跑出来了。老鼠也跌跌撞撞地钻了出来。

野猪妈妈啦,狐狸啦,熊啦,全都出来了,围在龙子太郎的周围。

“阿娅被鬼抓走了,你们知道情况吗?”

于是,老鼠尖声叫着:“我知道,我知道。那是泥山上的红鬼干的事。

我有亲戚住在泥山,从一个个的洞给我传来的信。“

“若是泥山的红鬼,就是那个爱打鼓的红鬼啦。”

“要是被那个红鬼抓走了,那就会叫她吹笛子,吹笛子,直到累死。”

小动物们七嘴八舌地说。

“不要紧,我去制服红鬼,把阿娅带回来。”

野猪妈妈深思熟虑他说道:“龙子太郎,常言说,‘欲速则不达’。照我看,你最好去找天狗借点力气。你固然比一般人强壮,不过现在你还是打不过红鬼的!”

“谢谢您,野猪。可是,天狗住在哪儿呢?”

“我给你带路吧。孩子们,妈妈出门去了,你们乖乖地在家里等着,好吗?”

十只小野猪排成一行走过来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龙子太郎一看,觉得非常惹人爱,他把带在腰间的饭团,分给小野猪每只一个。

野猪让龙子太郎骑上跑得风一样快。穿过树林,跨过小河,绕过悬崖峭壁,整整跑了一天一晚,意外地在一大片森林之中出现了一小块空地。

“这是怎么回事?”龙子太郎问,“这儿有兔子,有鹿,有猴子,互相抓挠,互相踢蹬,是打架吧?一定是打架。”

可是小兔子生气他说:“不是打架!是摔跤。”

①日本不铺地板的房间。

“摔跤?”

这时候脚底下发出带着哭腔的尖细声音。

“这是谁?这是谁?别往这儿踩!你把摔跤场给踩坏了。”

龙子太郎惊讶地往脚下一看,脚下还真有个小摔跤场呢,是两只小老鼠在尖声说话。

“我不知道,请原谅。”

龙子太郎从野猪上滑下来,悄悄地给它们修理一下摔跤场,他细一看,在对面山榉的树阴下,熊正在摔跤。在这边岩石下,野猪们正在抱着滚呢。

虽然那呐喊声很勇敢,可姿势和摔法都不对头。小兔子拽耳朵,鹿用犄角顶,实在不敢恭维那叫摔跤。

龙子太郎不由得捧腹大笑起来。

“你们干吗这么卖力气摔跤啊?”

熊说:“天狗大人要来呢!”

“什么,天狗要来?”野猪妈妈跳了起来,“真的吗?要是真的可太好了,在这里就可以遇到天狗。”

“是真的。”熊撅着嘴说。

“是万太狼天狗和万治狼天狗要来。”

“那么,你们为什么要摔跤呢?”龙子太郎问。

“是这样的。那两个天狗是哥俩。他俩都爱摔跤。这一带山上,到处都有天狗的摔跤常刚才乌鸦天狗飞来,通知说大天狗要来。没别的,今天就摔跤给他看看吧。因此,大伙儿才这么唉哟,唉哟地开始摔起跤来。”

“那些天狗好吗?”

“当然都是好天狗。没比这更好的天狗了。它们都爱喝酒,一喝醉了就给跳天狗舞。而且在有天狗摔跤场的山上,那一年,磨菇呀,栗子啦,还有柿子和通心草结得比哪一年都多一倍。”

“哈,真是好天狗!”

龙子太郎感动他说。这时,小兔抬头把龙子太郎仔细地打量了一番,终于果断他说:“你刚才说没有像我们这样摔跤的,那么,你知道摔跤的方法吗?你教教我们吧!”

“好吧!先从站法开始!”龙子太郎哆哆地跺了跺脚。

熊和野猪扑咚扑咚地跺着脚,狐狸和小兔们也蹬蹬地踏着脚,只有老鼠叭哒叭哒地踏脚。

“好了,大家就面对面吧!”

龙子太郎就这样从站法开始到摆架式,进而教到从对方臂上抓住腰带向外扔的时候,突然,刮起了一阵狂风。

六天狗给了我力量

“啊,天狗来了!”小动物们目不转睛地望着天空,有一只无形的手,仿佛拿着扫帚似地刷刷地把干树叶扫到一起,打扫出一个干干净净的摔跤常

在一阵呼呼地拍打翅膀的声音过后,两只天狗轻飘飘地从天际降落到摔跤场上。天狗们一看集合了这么多野兽,脸上露出非常惊奇的神色。

“为什么这样热闹?”

熊笨拙地低下头,把事情如此这般他说了一遍。两位天狗面对面大笑起来。

“喂,让我瞧瞧,先从老鼠开始吧!”

“就这么办!”

小动物虽然有点不好意思,就先从老鼠开始大比武了。

“咳哟,咳哟!”

小动物们勇敢地呼喊着,一个跟着一个参加竞赛。总之,老鼠啦,熊啦,猴子啦,在比赛中都把刚刚学到手的“从臂上抓住腰带往外扔”的绝招用上了,以决胜负。

天狗高兴极了。

“哎呀,真有意思,真有意思!龙子太郎啊,这回该我跟你比一局了!”

万治狼天狗和龙子太郎扭在一起,哎呀,哎呀,两人扭在一起了。天狗毕竟是天狗,不管龙子太郎怎么涨红了脸,怎么也使不上从臂上抓住腰带向外扔的招术,长时间不分胜负休战了。

“哈哈哈,龙子太郎,你相当有劲啊!和我比过的还没这样强的对手呢!啊,我很喜欢你。怎么样,上我的山洞去,让我们痛饮一夜,好好谈谈吧!”

“对,到山洞去痛饮一夜,明天我和你也比一局。”

万太狼天狗也快活地说。龙子太郎慌忙摇头:“不,我刚玩上了痛,玩起我最喜欢的摔跤就忘了时间,我还得赶路呢!”

“在这样的深山里,你急急忙忙地到什么地方去?”

于是,龙子太郎把他所遇到的事原原本本他讲了出来。阿娅的事啦,爱打鼓的红鬼的事啦,以至连他妈妈嘱咐说要儿子长大懂事了去找她的事,全都说了出来。

“天狗,请您借给我点力气好吗?”

“原来如此,我们全明白了。”两个天狗相视一下,点了点头说,“既然如此,就传授给你力敌百人的力气吧。龙子太郎,你先拿起这酒杯。”

万太狼天狗说着拿出了一只大酒杯,万治狼天狗从吊在腰间的大酒葫芦,往酒杯里满满地倒了一大杯果实酒。龙子太郎双手接过酒杯,一饮而荆突然间,他觉得浑身发热,使不完的力气直往外涌。

“嗬,好极了,你把那块石头举起来试试!”

龙子太郎伸手去举那块一人多高的大石头。可是,石头只向左右摇晃了一下。

“那么,再来一杯!”

龙子太郎一喝下第二杯酒,身体像变成了火团似地不断地涌出力量,他不费一点儿劲把那块石头举了起来。

“好,再来一杯!”

第三杯酒一下肚,奇怪的是身子里就好像燃起了一盆火,那块一人高的大岩石,只用手指尖,就像弹球一样,弹得老远。

天狗看着笑了:“龙子太郎啊,你已经得到了力气,什么样的鬼也不在话下了。好了,泥山就在前边,去吧,你是把红鬼揍死,还是咬掉他的鼻子随你的便。”

“谢谢,天狗!”

龙子太郎谢过了天狗,又对等着他骑的野猪妈妈说:“谢谢你,野猪。泥山就在前边,我一个人去就行了。您快回到小野猪那儿去吧!”

“不要紧,小野猪一定早就睡熟了,我陪你去吧!”

野猪妈妈坚持说。龙子太郎忙摇摇头:“至于我您不用担心了。快,您快回去吧!立刻就会有好消息。等着吧,给大家问好,祝大家健康!”

龙子太郎说完了这活,就告别了天狗和野猪妈妈,径奔泥山而去。

七红鬼变成了雷公

龙子太郎穿过一片又一片遍布着青苔的森林,来到了泥山的深处。在那枝桠交错的森林里,长满了红色、灰色和黑色的毒菌。龙子太郎在那里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地来到了一个悬崖上。在他面前出现了一扇高耸入云的大红门。龙子太郎咚咚,咚咚地敲打那扇门。

可是没有回答。龙子太郎不耐烦地把门拽开,把门扇丢入谷底,就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红鬼正在客厅里笨拙地“咚咚咚、咚达咚达咚”地敲着鼓。

这鼓点儿简直太可笑了,而红鬼却露出高兴得不得了的神色。他闭着眼睛,张着鼻孔,摇晃着脑袋,着了迷似的。而且那鼓声极大。“怪不得小兔和狐狸都说耳朵痛呢,连我的耳朵都要震聋了。”

龙子太郎一进屋,就盘起腿,微笑着听打鼓。红鬼独自敲呀敲的,满意地微笑着,歪着嘴,口里念念有词。突然,发现了龙子太郎,不由得张开大口:“唉呀,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喂,红鬼,放阿娅回去!你要是不放,我就揍死你,把你那鼻子咬下来。”

“什么?你不要夸口!阿娅已经不在这儿了。”

“到哪儿去了?”

“黑鬼大王把她带走了。我想慢慢地听阿娅吹笛子,可是连一遍还没听完,黑鬼就把她带走了。真不走运埃”红鬼扫兴地说。

“哼,那黑鬼住哪儿?”

“从这里一直往北走,有一座石头山,名叫铁山。不过,你一到那儿就会没命啦!”

“是吗?”

龙子太郎听到这里,站了起来,红鬼慌忙摆手道:“等一等,别慌,我有话告诉你。”

“什么话?”

“我来告诉你一些黑鬼的事吧。喂,还有饭团子呢!”

“饭团子?”龙子太郎笑着问。

“是啊,那是大米做的饭团,那还是黑鬼给的呢。像你这号人,恐怕有生以来也没吃过吧!你等一下。”

红鬼垂下长手臂,慢吞吞地从屋里走了出去,可是立刻又返回来,探头说:“龙子太郎,你替我在这儿打打鼓,打到我把饭团拿到这儿为止。我一听不见鼓声,肚子里头就不舒服。”

“好吧,我比你打得还要好,你听着吧!”

龙子太郎咚咚地敲起鼓来。他觉得自己打得很不错,感到非常有趣。听吧:

“咚咚古,咚咚古,

达古达古

达啦达啦咚咚

达古达啦咚“

红鬼急急忙忙地从厨房里,拿出一把生了锈的厚刃菜刀,到井边喀哧喀哧地磨起来。“哼,小东西,居然胆大包天一个人跑到这儿来了。瞧着吧,我要把你切成碎片,用一口大锅咕嘟咕嘟地煮。我午睡睡过了头,也太贪打鼓了,到了关键时刻,刀却这样钝。”

红鬼在唠唠叨叨地说着,磨刀时,还听得到咚咚的鼓声。

“哼,打得多难听呀!真没听见过。我这个红鬼王还真得教他呢。可是呀,在他要学打鼓的时候他是逃不了的。哼,瞧我慢慢把你做菜吃。”

可是,在红鬼脚下的洞里,露出一只小脑袋来,正好听见了他自言自语。这是一只老鼠。老鼠赶紧跑出来进到客厅里:“龙子太郎,你要去做这么重要的旅行,可是为了大米团子丧了命,太不值得了。快逃命吧!鬼要用菜刀来砍你呢!让我用尾巴来敲鼓,你快逃走吧!”

老鼠说罢,就咚咚咚地用尾巴敲起鼓来。

“啊,快,快逃吧!”

龙子太郎瞪圆了眼睛:“你说红鬼要拿菜刀杀我吗?可是,它说它给我拿香喷喷的大米团子吃。那是撒谎?”

“是撒谎。龙子太郎,你别认为你愿意把饭团子分给任何人吃,大家都跟你一样呀。在我打鼓的工夫,快逃命去吧!”

“我不逃,我不愿逃走。老鼠呀老鼠,你就帮我打鼓吧,我到那个鬼那去看一下。”

老鼠叹了一口气,使劲地甩着尾巴,打出了好听的鼓声:“咚咚咚,咚咚咚。”

在鼓声中,龙子太郎满不在乎地到院里去,红鬼正屁股朝天,在起劲地磨刀呢!

“红鬼,刀磨好了吗?”

红鬼一惊,拿着刀跳了起来。

“怪,鼓在响,你却跑到这里来了。你是怎么回事?”

“你的磨刀声音比鼓声还响呢!你没发觉吧?”龙子太郎忍着笑说。

“哈哈,是吗?”那鬼看着好不容易才磨了一半的菜刀说。

“这么说,红鬼,你是想用这菜刀杀我吧!喂,来吧?”

龙子太郎咚地顿了一下脚。那鬼一看,恼羞成怒,本来就红的脸,现在红得比酸浆果还要红了。

“小矮子,小矮子,小矮子!”

红鬼挥起半截闪闪发光的大菜刀,朝着龙子太郎砍来。龙子太郎在下面钻来钻去地躲闪,突然他抓住了刀,说时迟那时快,一下子就把菜刀扔到十二公里地外的河里去了。跟着那把菜刀变成一条鱼游走了。“你,你这小子。”红鬼急得直跺脚,突然向龙子太郎扑来。龙子太郎一把抓起它举起来,又把它扔了出去:一次、二次、三次、五次、十次……直到它动弹不得。

“唉,龙子太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劲了呢?唉,好疼!”

“喂,红鬼!你真是坏东西,乡亲们辛辛苦苦种的豆子和黍子刚一熟,就都叫你吃光了,是吗?”

“是那样。”

红鬼像哭似地小声说。

“你抓走了阿娅,还想杀我。不能饶你!喂,你说,是把你扔到山里去还是河里去好,还是扔到地狱里的阎王那里去好?怎么样?”

“要是那样,我有一个要求。既然非扔不可,那就把我扔到天上去吧!那我就拜雷公为师,打鼓打个够。反正我在黑鬼手下干不出好事来,他总命令我去抢吃的,去弄酒,去抢姑娘。后来,它一看见我打鼓,就把我的眼珠子都要打出来了。太没意思了。”

“不错,上天去当雷公的弟子,你这想法不错。”龙子太郎高兴起来,把红鬼的鼓拿来给了它。

“喂,好好抓稳,别掉了。现在我把天狗给我的力气,拿出来,把你扔到天上去。嘿,去你的吧!”

龙子太郎高高的把红鬼举了起来,正要扔出去“慢着,请等一下!”

“怎么?红鬼。”

“你不是要到黑鬼那儿去吗?那黑鬼什么都会变,当心呀!在它变时,你就说:”南无阿弥咪.连念三遍,这样,你也可以想变什么,就变什么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

“好吧!我知道了。那么,红鬼,你平安地到了天上的时候,就打鼓给我个信儿,”说完又喊了声,“去吧。”

红鬼被高高地扔上天空,只见它滴溜溜地打着转儿,转眼间就不见了。就像被吸上天去似的一点点地变小了。不一会儿,响起了一阵“轰隆轰卤的悦耳的雷声。

“哈,看来它平安无事地上去了。红鬼的鼓声到了天上,倒是挺好听的呢!”

八到铁山去

把红鬼送到雷神那儿去了的龙子太郎翻山越岭,顺利地向着黑鬼住的那个铁山,继续赶路。

天不知不觉就黑了,青青的树林也看不见了,眼前全是一座座像屏风似的灰色和黑色的峭壁。还有稀稀拉拉看得见的一些被风剥蚀的枯树的黑色枝杈和青羊、鹿的白骨。太阳一出来就被云遮住了,这时,就变得浓雾翻滚。龙子太郎真是进退两难。

好容易雾散了,龙子太郎一看,原来他走在一座使人头昏目眩的峭壁边缘上。龙子太郎继续走呀走的,他不只一次地心想,阿娅被抓到这样可怕的地方来了。后来,他来到一个浓雾弥漫的地方,看见了一座漆黑的岩石山。

“啊,是那里了。那里一定是铁山。”

龙子太郎加快了脚步,忽然,一阵微弱的笛声传入耳中,龙子太郎吃惊地站住了。

“是阿娅,是阿娅在吹笛子。”

不错,吹笛子的一定是阿娅,他听见的曲正是《十只小野猪》。

龙子太郎不顾一切地在云雾中前进。运气还算好,吹来一阵大风,把一片片的雾吹散了。在他的眼前,显现出阿娅的背影。阿娅像花瓣那样盘坐在峭壁的边上,正在吹笛子。龙子太郎一看这情景,像被一只滚烫的手紧紧地抓住了胸口,一时说不出话来,只得望着阿娅小小的背影。

也许是阿娅感觉到了,她把笛子从嘴边放下,回过头来。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一下子瞪得更大了:“龙子太郎,这不是梦吧!”

“不是做梦,我真是龙子太郎。”

龙子太郎兴奋地喊着,像角力那样,“咚,咚”地跺着脚。

“阿娅,黑鬼在不在,我制伏它来了。”

“黑鬼现在不在。不过,很快就会回来。听说今天晚上要用从山下边村庄抓来的姑娘祭神,它可高兴了!”

“什么,活人祭神?!黑鬼这小子在这里也干这种坏事!”

“这还不算,黑鬼还把这一带的水源都控制住了……所以,要是不献人来,它马上就会让这里发洪水。他这样一威胁,人们为了活命,只得哭哭啼啼地每年送人来祭神。”

“这算什么事?!”龙子太郎气得脸红脖子粗。

“他把农民的命根子水源抓在手里干坏事,好呀,我一定得收拾他。”

“可是,龙子太郎,黑鬼非常非常厉害呢!”

“不要紧,你不用担心,瞧着吧!”

这时大地轰隆隆地震响起来,接着,四周的石头都咯哒咯哒地摇撼,石块滚落到山谷里,发出巨大的声响。

“啊,黑鬼来了,快,龙子太郎,快过来。”

阿娅抓住龙子太郎的手跑进山洞,把他藏在一个木柜中。紧接着黑鬼就瞪着一双像炭火一样通红的眼睛,迈着大步回来了。

鬼刚一走进山洞,就叫嚷着:“怎么有生人味?”他那吓人的样子,真是无法形容。他浑身长满了铁刺似的毛,手上长着像钩子似的指甲,满口雪白的獠牙。它四处张望着说:“喂,小姑娘。有人到这山洞里来了,把那人交出来!”

“没有,谁也没来。”

“你别撒谎!”黑鬼用破锣似的嗓子叫道,“山洞门口开的是人花,要是有男人就开白花,有女人就开红花。现在你看:开了一朵红花,两朵白花。这里的男人只有老子一个,那个呢,哼,是谁?”

“是我!龙子太郎!”龙子太郎掀开木柜盖跳了出来,咚地一下站在黑鬼的面前。

“哼,这么一个小家伙。你到我这个山洞来干什么?你想要老子把你抓住吃掉?”

黑鬼慢慢地举起了手臂,一边用舌头舔着嘴唇,一边向龙子太郎走过来。阿娅突然跳起来,挡在龙子太郎面前。

“这是我哥哥,求你别杀他。”

“哼!”黑鬼一听,露出了大牙,冷笑起来。

九与黑鬼搏斗

“你哥哥吗?我不是不把他当客人,我的客人得比我更有力气才行。怎么样,客人,你肚子一定饿了,就和我比比吃炒豆子吧!准赢了,就吃掉那个输了的,怎么样?”

阿娅一听,连忙拿出一口大锅,开始炒豆子。可是,龙子太郎这个锅里,她放上水,炒得软软的;在鬼那个锅里,她放上小石头,所以,一比起来,龙子太郎毫不费力地赢了。

“真是出乎意料!那好,这回比摔跤吧!客人,到外边来,来摔跤!”

黑鬼跑到洞外去了。

它“咚咚咚,咚咚咚”地跺了几下脚,周围就像地震一样摇晃起来,一块块大石头从岩洞上边哗啦啦地落下去了。

“哼,摔跤吗?我最喜欢摔跤了。”

龙子太郎满不在乎地也走了出来。口里叫道:“来吧,来吧。”他跺了跺脚。

不一会儿,猛然黑妖怪和龙子太郎紧扭在一起了。摔了好一阵子,还分不出胜负,但始终扭在一起,他们这样一连比了四局。

在比第四局时,龙子太郎仔细盯住鬼的肚脐,突然,龙子太郎忍不住地笑起来,并像锣似的大声唱了起来。

咚吧咚,咚吧咚,咚!

咚吧啦,咚!大鬼的肚脐眼,

是二百零十天的台风口。

黑鬼吃了一惊,刚刚觉得肚脐眼周围发痒,龙子太郎像跑了调的锣似的唱起来。

咚吧啦,咚吧啦,咚!

黑鬼随即泄了气。这时,龙子太郎手疾眼快地“呀”地喊了一声,一跳,就把黑鬼扔出去了。黑鬼受不了,直翻筋斗,眼看就要滚到深深的悬崖下去了。可是,鬼到底是鬼,它猛地一转,就站在悬崖上那块莲花似的岩石上,长出了一口气。

“嘿,客人,你还有两手呢!不过不管什么都得三局定胜负。喂,咱们也三局定胜负吧,怎么样?”

于是,眼看着黑鬼变成了一头像小山一般大的黑鬼,龇着利牙,耸着鬃毛,呼出的气像火一样,朝龙子太郎冲过来。阿娅一看那来势凶猛的样子不禁大叫一声,捂住了脸……可是,怎么样了呢?听到的只是野猪从鼻子发出暴风雨般的呼呼声。

感到奇怪的阿娅,悄悄地睁开眼睛一看,在这里已经看不见了龙子太郎的身影。只有一只小蜜蜂“嗡嗡”地扇着翅膀,围着野猪的鼻尖转。

野猪已经气得像发了疯。它仰着脖子把大鼻子直冲着天,晃着脑袋想赶掉蜜蜂。而蜜蜂呢,却嗡嗡地一会儿停在野猪的鼻子上,一会儿又在野猪的眼前翻筋斗,最后“嗡”地一声翅膀响,它竟钻到野猪耳朵里去了。

哈,这下子可不得了啦。野猪吼叫着用后腿站立起来,挖耳朵、抠鼻子、翻跟头、打滚,最后它又乱跑了一阵……转眼间从悬崖上滚了下去。只听见“咚”地一声可怕巨响,从那一眼望不到底的山涧里,升起了一团滚滚的乌云,这团乌云凝结起来,就变成了一块黑鬼模样的黑岩石。

阿娅一点儿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只是浑身瑟瑟发抖地呆呆地站在那儿。她又惊又喜地直打哆嗦。这时,她耳边响起了一个很健壮的声音:“阿娅,你看见了吗?黑鬼变成了石头了。我照红鬼教的办法念咒,变成了蜜蜂,把黑鬼消灭了。阿娅,吹笛子吧!我来跳舞。”

龙子太郎高兴地拍着手,跺着脚,放开嗓门唱着快活的歌,跳起舞来:

咚咚咚,咚吧咚,咚!

①日本立春后第二百零十天前后,常有台风译者注。

呼咚咚,那块黑石头呀,

挡住了那二百零十天的台风。

他俩唱着、跳着、吹着笛子,虽然很疲倦了,还是哈哈地笑着跳个不停。这时,从很远的地方,随风飘来了一阵微弱的笛声、鼓声,还有一种奇妙的歌声。

十奇怪的歌声

“哎哟,这是什么声音?”

原以为这座山是一个人也没有的荒山,哪来的歌声呢?……是一种奇怪的、有伴奏的歌声。

“是祭神吧?但这歌声多么令人不快,就像在地狱里听歌一样……”阿娅浑身发抖地说。

“嗯,这歌声简直就像要把我们拖进地狱一般。阿娅,我们去看看!”

“好,去看看吧!”

两人跑了过去。他们一步不停地绕过那片白骨、灰骨、被雨水冲洗过的骷髅的黑石山,沿着峭壁间的小道,一个劲儿地往山下走。这时,阿娅突然大叫起来:“啊,瞧那儿。对面的山谷里,那个队伍……”

他俩攀登到两块大石头的缝儿之间朝着下面远远的路上望去:一支穿着白衣的奇怪的队伍,静静地绕过对面的山谷向铁山走来。那些身影看起来和蚂蚁那么大,他们抬着一顶白轿子,吹着笛子打着鼓,低声唱着歌,真像是从地狱里踌躇而来的行列,缓缓地、缓缓地走过来。

龙子太郎和阿娅默默地望了一下,仍然手拉着手,越过险峻的石头往下滑,朝队伍的方向跑去。

一看见他俩,队伍就停了下来。转眼间人们哇地一声叫喊,扔下白木轿子,四处逃跑。

“喂,我们是好人。你们怎么了?”龙子太郎一边大声喊着,一边跑过去。只见在那个被扔在路旁的轿子旁边,有一位老爷爷有气无力地倚在那里。

“老爷爷,老爷爷,为什么大家都逃走了?我们是好人哪!”

老爷爷仰起惊恐的脸,定睛打量龙子太郎和阿娅一阵,然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啊,你们是人吗?是哪里的人?是黑鬼王派来的吗?”

“黑鬼吗?黑鬼早已变成石头了。”

“啊,石头?”

“嗯,瞧那边!那边有块漆黑的大石头吧,那就是黑鬼!我们把它消灭了。对了,老爷爷,刚才你们没听见一种可怕的声音吗?黑鬼就在那时候变成了岩石。”

“哦,那时……是吗?我们还以为世界末日来了呢!这么说,黑妖怪被消灭了,是真的了。碍…”

老爷爷放声大哭。然后他用颤抖的手打开白轿子门。在那里面,躺着一个素装的、美丽的姑娘,她已经吓昏了。

“姑娘,姑娘呀!你得救了!黑鬼那坏东西被这位年轻人消灭了。喂,打起精神来吧!”

“喂,老乡们,回来吧!黑鬼变成石头啦!”

到处都轰动了。统治这座山几十年,不,几百年的黑鬼被消灭了。山下村子里的人们含着热泪来感谢他们。

据山下的人们说:黑鬼占据了这一带,控制了水源,每年不仅要人们往山上进许多贡,进活人,而且稍不如意,他就遍布黑云,好几十天遮住阳光。有时下雹子毁庄稼,有时发起洪水,折磨人们。

“啊,那么大家到黑鬼洞去看看吧!”

由龙子太郎和阿娅领头,村里人忘了疲劳,也跟着爬上了黑鬼的山洞。

“看呀,看呀,这边洞里装满了米!”

“哎呀,这边洞里尽是金银!”

“啊,瞧这边有什么?尽是闪闪发光的宝石呢!”

乡亲们兴高采烈地喧哗着,龙子太郎和阿娅一边笑着,一边爬上山来。他们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小山洞。

“咴”只听见一声雄壮的马嘶和“得得”的马蹄声。他俩一看,原来有一匹雪白的小马,瞪着一双葡萄一样的眼睛,甩着它那绢丝一样的长尾巴。

“啊,这不是黑鬼夸口的那匹日行四百里的马吗?”

“哈,多可爱的小马啊!阿娅,咱们别的什么也不要,就要这匹马吧!”

“那好极了,这匹马真可爱!”

他俩把小马牵到外面,路还是上坡路。

“但不知上面有什么?”他俩说着说着爬上了山路,忽然惊叫着:“啊,多好看的池塘呀!”

岩石间出现了一个清澈的池塘,湖水绿得透明闪闪发光,早已有一个人站在那里。这就是刚才那位老爷爷。他正抱着膀子站在那里,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水面。老爷爷一见他俩,就高兴地笑“金银宝石当然是贵重东西,”他说,“不过,对我们老百姓来说,没有什么比水更贵重了。就因为黑鬼控制了这个池塘,我们老百姓受了多少苦碍…龙子太郎,阿娅,我们真心感谢你们呀!”

老爷爷亲切地凝视着水面这样说道。突然,他弯下身子从石头缝里捡起一面小镜子。

“虽然小,可是挺好看的镜子,阿娅,你拿着吧!”

阿娅高兴地接过镜子,用袖子擦去上面的水说:“我真喜欢,多漂亮的镜子呀!有了这个,我什么也不要了。”

龙子太郎听了这句话,勉强才忍住了涌出来的泪水。这个池塘使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妈妈。

“妈妈,你现在在哪里?我为了去找妈妈才出门的,我马上就走,你等着吧!”

龙子太郎在心里这么自言自语地说。

十一多么广阔的土地

随后,他们三人牵着小马下了山。乡亲们已经把黑鬼的宝物装进了白木箱,就要跳舞啦0啊!龙子太郎,阿娅,到咱村去吧!”

嗨哟!嗨哟!

他们围着这座岩石山载歌载舞,来时那悲哀的歌不知扔到哪里去了。大家都兴高采烈地往家急奔。不一会儿,火红的太阳,渐渐地落到山后面去,夜色降临了。乡亲们却精神十足,老爷爷拍着手,唱起了山歌:

哎呀哟,哟咿呀。

黑鬼呀黑鬼,

咚,咚咚达啦,咚咚。

你跨过山,

又越过河,

害得我们不能活。

于是,那边也应和道:

哎呀哟,哟咿呀。

龙子太郎呀龙子太郎,

咚,咚咚达啦,咚咚。

你跨过山,

又越过河,

你把黑鬼扔掉,民安乐!

大伙儿就这样欢天喜地吆喝着,拍着手,跳着舞,在深夜里,走啊,走啊,不久天就亮了。

这时人们已经离开了可怕的岩石山,四下里是茁壮生长着的杉树林。到处弥漫着沁人心肺的香气,山间,小鸟的欢唱声,激荡着山谷。昨天的事情仿佛是在梦中。

“龙子太郎,阿娅,看哪!那边有一块大石头,绕过那石头,景色就全变了,那就是我们村。”

那位老爷爷走到龙子太郎和阿娅身边高兴他说:“那边,走过那块石山,再转过去,你们看怎样?”

山下的景色渐渐显露在眼前,龙子太郎和阿娅不禁叫了起来。

从山脚一直到对面遥远的山麓,全是一片望不到边的碧绿的田地。在那中间,一条像玉带的小河弯弯曲曲地闪着光流过。那一群,这一伙像豆粒一样的人家排列着。

“真的,多么广阔的土地呀!”

在深山中长大的龙子太郎和阿娅,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这么广阔的土地只说出这么一句话。

十二大饭团吃了八十八

“喂喂,到这里来吧!”

“喂喂,快歇歇脚!”

“喂喂,洗澡水烧好了!”

为了欢迎龙子太郎和阿娅,村中忙得像过节一样。

“那个可爱的小伙子,就是打死黑鬼的?”

“那么年轻,简直是小孩子呢!”

“真是个了不起的人哪!”

“从此咱的村子可以平安无事地过活了。”

“真是呀!,我高兴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再丰盛的酒席也难表心意呀!”

“哎呀,哎呀!我真是马虎。我应该到河边去打鱼来呀!”

“哎呀,哎呀!我也净顾说话了。我该到山上采点蘑菇来呀!”

“我去把咱村的锅集中起来吧!”

“哎呀,哎呀!”

村里人高兴得不知怎么才好。不一会儿,大家欢天喜地地把全村集中起来的大锅煮上了雪白的大米饭。

“喂,攥吧,攥吧!来做饭团子吧!”

饭团子,饭团子!

哈,芝麻饭团!

哈,豆酱饭团!

哈,咸梅饭团子呀和烤的饭团子。

饭团子,饭团子。

嘿,嘿。

龙子太郎和阿娅惊奇地看着这热闹的场面,即使遭到这些灾难,这村子还过得这么富裕呢!

院子里五颜六色的花竞相开放。鱼池里白鲤鱼、红鲤鱼嘣嘣地欢跳。成百只鸡在鸡窝里跑来跑去。在马厩里响着卡卡的蹄声,牛栏里牛在慢悠悠地咀嚼青草。

宽敞的屋子收拾得整整齐齐,在那用两搂粗的树根挖成的讲究的火盆里,炭火堆得山一样高。铁壶里的水咝咝地沸腾着。

不一会儿,人们端上了饭菜。这也是一桌丰盛的肴馔。

鲤鱼、鲫鱼、泥鳅、鳝鱼和一些海味。

蘑菇、薇菜、栗干、柿饼和一些山珍。

此外,在正中间那只大盘子里,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饭团子堆积如山。

“喂喂,请吃吧!”

“喂喂,别客气!”

“随便吃!”

“哈,真高兴,我就不客气了!”

龙子太郎换了换坐的姿势,毫不客气地吃了又吃。

鲤鱼汤喝了二十碗,

大饭团吃了八十八。

“好香、好香哪!多好吃的饭菜呀!阿娅,你怎么才吃第三个团子!”

龙子太郎把第八十九个饭团拿在手里,狠狠地咬了一大口。突然他的脸色变了,团子那么大的泪珠巴哒巴哒地流着哭了起来。不一会儿,竟哇哇地放声大哭。乡亲们吓了一大跳。无论怎么说,这个打死黑鬼的英雄,也不该手里拿着饭团子“哇哇”直哭啊!

“怎么回事?哪里不好受呀?”阿娅抚摩着他的背问。

爷爷们也问:“莫非肚子痛吗?”

“要不就是胸口痛?”

“喂,拿水来!”

“喂,拿药来!”

顿时人们忙乱起来。

“不是呀,不是!”龙子太郎抽噎着喊道,“我拿着饭团子,一想到饭团子这么香,不觉就难过起来。这么好吃的东西,哪怕让我姥姥吃上一口也好哇。不光姥姥,我想让我们村里的人都尝尝。我们村在深山里,地都是陡直的山坡地。得呼哧呼哧地担着粪桶往上爬。一不小心,就会滚到山谷里去。前些日子我姥姥还掉下去过呢!

“那里能收的只有谷子和稗子,还有一点儿豆子。谈到好吃的,只有山芋。碰上收成不好的年月,只好用矮竹籽磨成粉做饭团子吃。那饭团子呀,简直跟石头面做的一样硬,怎么也咽不下去。我姥姥就是在那样的地方干活累弯了腰。可我呢,光知道赖着叫姥姥做饭团吃。”

一听这话,阿娅也伤心地哭了起来。阿娅年迈的爷爷,还有山上的那些野兽,都怎么样了呢?

“嗨,为这样的事就哭吗?龙子太郎哟,阿娅哟,这样吧,叫你们村里人,你姥姥都到咱这儿来,大伙儿都住到这里来吧!”

“那多好,那多好!这里米也收得多,河里的鱼有的是,蘑菇随你捡。只要黑鬼被消灭了,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喽!”

“不错,不错,就这么办吧!”

“来吧,来吧,来多少人也能住得下。”

乡亲们七嘴八舌地都发了言。龙子太郎握着拳头,擦去了眼泪。

“你们这么一说,我真高兴。不过,我还有一件事要办,得赶快上路。请把那匹在黑鬼那儿找到的小马给我们吧!”

第二天一大早,龙子太郎和阿娅就出了村。一出村,龙子太郎就让阿娅骑到小马背上。

“阿娅,像昨天晚上说的那样,我一定要去寻找我妈妈。所以,你一个人先回村吧!”

“不,龙子大郎,这马能够日行千里,咱俩骑着它去找妈妈吧!”

“你说什么呀!先前在黑鬼那儿,吓得直打哆嗦的是谁?不行,不行。那也不是女人和孩子去的地方。再说,这匹小马也骑不了两个人。喂,小马,你快把阿娅送到家去吧!”

小马被人称做小马,总是不高兴地撅着嘴望着别处,但龙子太郎爱抚地摸了摸它的嘴脸,它就情绪好了,“得得”地跺着马蹄,“咴咴”地喷着鼻子。

“阿娅,向姥姥和乡亲们,还有你爷爷问好呀!”

小马撒腿跑了起来。

“龙子太郎”阿娅的呼唤声还响在耳际,可是阿娅的身影却越来越小,刹那间和芝麻粒那么大,一会儿就消失了。

剩下了龙子太郎一个人,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早晨的清新空气,抬头看了看遥远的天空,心想:姥姥告诉我,妈妈在北方的湖里,等我长大成人时去找她。现在我要去找。我要一个池塘一个池塘,一个湖一个湖地去找,直到把妈妈找到为止。何况,我现在有了天狗给的力气,又变聪明了,就是见了妈妈也不愧是个聪明的孩子啊!

第二章寻找妈妈

十三鸡富豪

龙子太郎和阿娅分手后,就沿着无边无际的田野一直往北走。在刚插下秧的田里,是一片整整齐齐的绿油油的秧苗。这对只见过尽是有石头的山地的龙子太郎来说,可真是惊奇得了不得。

“啊,多好的地方!真了不起!”

龙子太郎正赞叹着往前走,迎面走来一位看上去很善良的年轻人。

“请问,这一带有个住着龙的湖吗?”

“龙?”年轻人惊奇地说,“咦,龙?你这个人怎么找这种奇怪的东西?”

年轻人表示钦佩,但却摇摇头说:“是的,听说在鸡富豪的湖沼里有条大蛇,莫非那就是龙?可没听老人说过,真对不起。”

“那位鸡富豪住在哪儿呢?”

“沿着这条路往北走一天,自然就走到了。不过,你只有一条命,不要被龙吃掉了,要多加小心!”

龙子太郎谢过了他,又继续往前走。他想,说是有大蛇,一定是龙。于是他急不可耐地赶路,没多久,火红的太阳开始下沉了。

“啊,应当看到鸡富豪的家了。……”

环顾四周的龙子太郎,忽然瞪大了眼睛。

这到底是怎么搞的,田里不要说秧没有插,连耕都没好好地耕。

“哎呀,太可惜了,看着田里长满了草真叫人难受。到底是谁,让这么好的地长草?”

突然,不知从哪儿传来“喔喔”的叫声。他一看,原来是一个老太婆喔喔地叫着,挥着手跑了过来。

“喔喔,不管是哪儿来的乞丐都行,给我家干活儿去吧!”她连连说着,跑了过来。她一看见龙子太郎,忙说:“哟,这个小乞丐,给我家干活儿去吧!”她说着疲倦地坐了下来。

“我不是乞丐,我叫龙子太郎。”

“什么,不管你是谁,都差不多。到我家干活儿去吧!”

“那么大娘您是什么人?干吗这么着急呢?”“怎么不急?唉,你看,这地都长满草了!我家叫鸡富豪。是这一带头等的大财主。前不久我家男女长工一共有三百六十五人呢!他们从早到晚不停地干活,但不知怎么搞的,一个一个地都跑掉,到现在连一个也没剩下。就因为这个,我的地才长满了草,连秧也插不下去了,真作孽呀!”

老太婆说到这里,就放声大哭起来。

“真作孽啊!这简直是扔金子呢!我每天都急得哭。从这些地里收的米可以把八十八个粮仓装满,照这样就得光收草了?喂,到我家干活儿去吧,工钱给多少都行!”

“是吗?大娘真是鸡富豪吗?那么,大娘,我有件事问问你。

听说您家有一个池塘,里头有条大蛇,还是条龙?是真的吗?“

“蛇?龙?”老太婆猛然直了直腰,说道:“龙?那当然是龙!咱鸡富豪家肯定是养着龙的。不过,一年里头只能看见一次。就凭这件事怎么样?你还是拿定主意上我家干活儿来吧!怎么样?”

“好吧,我去。不过,有个条件。我要睡在您的池塘边。我喜欢水,闻不着水气儿就睡不着。”

“那好办,你就睡在那儿吧。本来长工的房子就盖在那儿。”

到老太婆家已经是夜里。这是一座阴森森,也许会闹鬼的大房子。整个屋里除了老太婆连只猫也见不到,也听不到一点声音,没有一点灯光,空空荡荡的。龙子太郎走到屋后边,果然,有个池塘。据说龙就住在池塘里,池塘发出哗哗的水声。龙子太郎看着池塘,老太婆就用冷冰冰的声音叫道:“龙子太郎,龙子太郎!到这儿来,这就是你睡觉的地方。”

龙子太郎走进她说的那间屋子一看,更惊奇了。借着老太婆端着的油灯光,他看到没铺地板的房间里堆放着一根根的圆木。

“这很大木头给你当枕头。嗯,明早鸡叫头遍就起床干活儿吧。

你知道我为啥被人叫做鸡富豪吗?那就是因为我家听到头遍鸡叫时,就起来干活儿。“

老太婆说完这话,噗地吹灭灯赶紧走了。

“哈,真是个怪家伙!这么说,那三百六十五个人也都用这根圆木头当枕头睡在这小屋里。我到了一个好奇怪的地方哟。可是,我妈在那池塘里吗?”

龙子太郎等老太婆的脚步声完全消失了以后,立刻爬起来走出屋。这是一个黑暗的夜。一阵温暖而潮湿的风吹过,树枝飒飒地摆动起来。

龙子太郎走到池塘边,小声喊道:“妈妈,我是龙子太郎,我来接您来了。你要是在这池塘里,就出来吧!”

万籁俱寂,一点声音也没有。龙子太郎又喊了第二遍,第三遍。可是,池塘仍然是黑洞洞的,泛着哗啦啦的波浪。

“这么说,真像那老太婆说的那样,一年才能看见一次龙吧?可是,到底什么时候呢?”

龙子太郎没精打采地走回小屋,躺下来闭上了眼睛。

十四只剩下三根稻草

龙子太郎就这样枕在圆木上,身子一骨碌就躺下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实际上连十个呼噜都没打,外面便响起了“喔喔”的鸡叫声。

当然,龙子太郎没被惊醒,只管鼾声如雷,呼呼地睡觉。这时,一个矮小的影子悄悄地向小屋走来。

这影子站住了,伸长脖子去听龙子太郎的鼾声。“叭哒叭哒”地一敲打挂在那里的蓑衣就“喔喔喔”地叫起来。那学鸡叫的声音和真鸡叫声一点也不差。那小影子又伸出头来窥探龙子太郎,可是,龙子太郎的鼾声比先前更大了。

“呼呼呼,呼呼呼。”简直像十盘磨子在转动时那么响。那个小人影挥着手,顿着脚叫起来:“嗨,这个懒鬼!”

你猜怎么?这人竟是那老太婆。老太婆猛地举起放在那里的一把木槌,高高扬过头顶。而龙子太郎却还一无所知地睡着。危险!她要打死龙子太郎吗?不!老大婆使劲打的是龙子太郎当枕头用的那根圆木的一端。

“起来!起来!天亮了,别睡了!从前我每天早上也这样叫醒那三百六十五个长工,像这么不要脸的家伙还是第一次碰到。”

龙子太郎睡得迷迷糊糊地说:“什么?是混帐老鼠在闹吧!”

“不是老鼠,是我。已经是早晨了,快起来干活。”

龙子太郎好容易慢吞吞地起了床。不管怎么着,现在顶多也只不过是半夜。

“喂,快点儿起来出去!早饭前的活得干出来!”

“啊,大娘,那么说,我昨晚上还没吃饭呢。”

“昨天的晚饭?不干活哪有饭吃,走,快下田去!”

龙子太郎懒洋洋地站起来,打了一个大哈欠说:“哈,我认为这家一定要出来个鬼,原来,出来这么个鬼。”

龙子太郎下了地,把那片从前三百六十五个人干的活,一个人就干完了。

这下老太婆可高兴了:“哎呀,真是条好汉!虽说早上起床费点事儿,干起活可真能顶三百六十五个人。”她一边说着,一边当当敲钟感谢神灵保佑。

这样,龙子太郎每天早上被老太婆咚咚地敲醒,到田里干活。眼看草除干净了,已经快到秋收的时候。可悲的是:龙子太郎每夜都到池塘边去寻找妈妈,池塘却从来没有回音。

收割的前夕,龙子太郎又坐到池塘边,低声喊道:“妈妈,这是龙子太郎。你从池塘里出来吧!”

可是池塘里依然是一片寂静,什么响声也没有。龙子太郎伤心地抱着膝盖,低下了头。就在这一刹那间,他手里拿着的一个当晚饭的糠团子,骨碌碌地滚进了池塘。太郎一抬头,呆呆地看那糠团子往下沉。就在这时,池水开始晃动起来,不一会儿,出现了一条不大也不小的白蛇。

“是你刚才给我一个糠团吧?……我在这水塘里住了好几百年了,那财主一把糠也没给我过。今天出了多新鲜的事呀!我是特意出来看看的,你有什么事吗?”

于是,龙子太郎原原本本他讲了自己的事。他说因为听说池塘里住了龙,所以到这里来一边干活,一边等着与龙相会的。

“我是这池塘的主人。但我不记得有过你这么一个孩子,也没听说龙住在这里的事。哼,财主说什么她养着一条龙,她称得上是个贪心的老婆子。你看看吧,她这样对待我,我作为报复,立刻让这里变成一片荒野,”

白蛇用嗖嗖的声音这么一说,龙子太郎大失所望,真想哭一常

“别那么爱哭!为了感谢你给的团子,我给你帮点忙吧!从这儿往北翻过九座山,确实有一个大湖,据说龙就住在那儿。在去那里之前你先到第九座山的山脚下,住进山大妈的小屋去。你进去替我向她问好,她就一定会给你智慧。”

白蛇说罢,就一头钻进了池塘。

第二天,龙子太郎挥舞着一把大镰刀开始收稻子。在那块去年长满草的田里,无边的稻海翻动着波浪,看着它真叫人高兴得想唱起歌来。龙子太郎只用一天工夫就收光了得用一千人收的庄稼,干完活对老太婆说道:“我的活儿于完了,想请假出趟门。”

“哎呀,你要走吗?别这么说,再呆一年吧!”

老太婆一边说一边在心里盘算:雇这么个长工可真不错。可是,稻子已割完,冬天又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活,白让他吃,不合算。再捡个乞丐岂不比他更好。

于是连忙说:“什么什么,既然你一定要走也好,咱就算算工钱。你给我干活儿还算卖力,我就给你一背稻子当工钱吧。你能背走多少捆就给你多少捆!”

龙子太郎听了微微一笑说:“老大娘,你真给我一背稻子吗?”

“嗯,你就尽量背吧!”

老太婆说着心里可欢喜啦。从春天干到秋天,只给一背稻子做工钱,没有这么便宜的了。可是对手是龙子太郎呀!

“那就祝你健康了,大娘!”他挺高兴地跑到田里,把那千把人才能割下的,像座小山高的稻捆紧紧地捆成一大捆,然后把它轻轻地扛在肩上,噔噔地往山里走去。

老太婆吃了一惊。忙喊道:“喂,龙子太郎呀!你想干什么?这样我们家不是一颗稻子也没剩下吗?等一等!”老太婆赤着脚追出来喊道:“龙子太郎,龙子太郎!”

可是老太婆怎么追也追不上,稻山一个劲地噔噔噔往前走去。她拼着老命,不顾腰酸腿痛,连哭带喊地一直追了三天三夜,才赶上了稻山。

“龙子太郎,龙子太郎,求求你饶了我,还是回去吧!”

老太婆拼命往稻山猛扑过去,想把它拖回去,可是,她手里抓到的只有三根稻草。

老太婆紧紧攥着这三根稻穗,气昏了。

十五翻过九重山

龙子太郎背着那捆一千人割的稻捆,赶紧往前走去,他心想:“没想到在半途中耽误了这么久,不过也很有趣。既学会了种稻子的方法,还第一次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的老太婆!”

山越来越深了。

“说是在翻过九重山之前,山下有个山大妈,这么说,这就是第一道山了。我国的山可够多的啦。咱村也是在这样的山里,这一带也有人住吧。”龙子太郎这么想着。

果然有人祝山里人在这边的山后边的向阳坡上,搭了一间间小屋,旁边栽着芜菁、稗子、豆子什么的,勉勉强强地过日子。当龙子太郎背着稻捆走过时,那些山里人就亲切地打着招呼:“喂,你是到哪儿去的?”

“我要翻过九重山,那儿有个大湖。我就上那儿去。”

一听这话,山里人惊奇极了。“你疯了!据说那湖里有龙呢,你不要命了吗?算了吧!算了吧!”

“有龙吗?”龙子太郎高兴地叫起来,“我正是到那儿去找龙的。”

“你说什么?哎呀呀,年轻人,真鲁莽,不知道什么叫害怕。据说那儿还有很多吓人的东西,到那里去没有能够活着回来的。”山里人面面相觑地叹气。

龙子太郎笑起来,把稻捆咚地一声放在他们面前。

“我背的稻子都送给你们,来拿呀!”

“哦,这是稻捆吗?这就是稻子吗?”

“就是从这里打出大米来?”

山里人像摸着宝贝似的,摸着稻捆,把稻穗捧在手里,掂着重量,搓动着,抚弄着。

“我们从没吃过大米,香吗?”

“香!”龙子太郎用劲说:“先脱粒,后去皮,去皮之后就是大米,把米放在锅里一煮你就吃吧,那个香劲儿就别提了。”

“哦。”山里人摇着头叹息,“啊,这捆稻子都放在这里,我们就可以吃饱了。”

“对,龙子太郎说这些稻子都给我们了。”

山里人惊奇极了。一位老爷爷走上前来说:“喂,乡亲们,这么好吃的东西,不能光顾咱们自己,也让别人分点儿,怎么样?”

“是呀!”大伙儿一齐点头。

“不只咱这山里,前前后后的山里人,从生下来连一次大米也没吃过的。是吗?”

“对呀!”

“不过,像这样宝贝,可不能一下就吃掉。把这些做种子,咱们也种稻子,怎么样?”

“好呀!”山里人一齐响应。老爷爷向龙子太郎问道:“这么办吧!给咱留下种就行,剩下的你送给别处的山里人吧!”

龙子太郎一听这话,就像吞了火炭一样心里难过极了。在这深山里,人们可怎样开出地来种稻子呢?龙子太郎不禁顿着脚说:“唉,我要是能变大,变得比山还大,那我呀,就要把这些山一个个地扔到海里去,开出一片广阔的土地。然后,在那里种上无边无际的稻子。”

一听这话,山里人叹息着说,“要是把有龙住的那个湖填平,可以造成多么广阔的土地呀……可是,那不过是梦哟!”

龙子太郎盯着那个说话的山里人的脸,真的,要是填平有龙的湖,就可以造出一大片良田……啊,山里人在这么梦想着!虽然是梦想,但他们总是盼望着……

龙子太郎已经坐立不安了,满腔热血在沸腾着。

“对,找到妈妈就先说这件事。我要把我在这宽广的世界上见到的、听到的和知道的事,都告诉她。我要对妈妈说,哪怕失去自己的生命,只要对大家有好处的事我都干。”

已经是红叶满山的时候了。龙子太郎背着剩下的稻子,每过一道山,就分出一些稻子给山里的人们。在每个地方,他都听见人们用痛苦的声音说起他们对广阔的土地,对栽种稻子的愿望。

“啊,我想早一点见到妈妈,我要把这些告诉她!”

龙子太郎就这样翻过九重山,这时他看见了一间覆盖着竹叶的小屋。小屋里有一个年纪很大的老太婆,正在嗡嗡地纺线。这就是白蛇说的那位山大妈了。

十六我不认输,我不能死

山大妈“嗡嗡”地纺着纱,不知看见龙子太郎没有,理都不理他。龙子太郎把剩下的一点稻子放下来,大声说:“山大妈,山大妈!住在鸡富豪池塘里的白蛇捎好来啦!”

一听这话,老婆婆才停了下来,抬头看着龙子太郎:“白蛇向我问好吗?嗯,你是谁?坐下来说吧,为什么来找我这个老太婆?”

“我叫龙子太郎,我想打听到山上湖去的路。”

龙子太郎又把先前的事说了一遍:“人家都说山里那边湖里有龙。山大妈,是真的吗?”

“是真的,”大妈显出为难的样子,又纺起纱来,“可是,那条龙是不是你妈妈,我对那儿的事也不清楚。要是白跑一趟,你可别埋怨我。”

“我决不埋怨。”龙子太郎下了保证说。

“那我就告诉你路吧!”

大妈走到门口,伸手给龙子太郎一指,说:“出了这小屋,你一直穿过北边的松树林,过了草甸子再往前走,有两棵大杉树。那里有两只狼,发出震响山谷的嗥叫。过了那儿就到了矮竹丛生的野地。那儿有个可怕的大蜘蛛迷人,你可要当心!走过那里还得再爬一座山才到湖边。不过湖边也有一件为难事。那条龙不知为啥老呆在湖底不出来。所以你在岸上不管怎么喊,声音也达不到湖底,你就是在那儿坐上一辈子,还不知见着龙不!怎么才能见到龙,就难在这里。”

大妈说到这里停住了。

“谢谢,山大妈!我这就去。这些稻子算是我的一点点心意,送给您打成米做饭吃吧!”

一听这话,大妈很高兴,咧嘴笑了。

“别忙,这么说,你就帮我打成米吧,我给你加点儿小豆,做一顿小豆饭吃,求个出门吉利。”

于是龙子太郎把稻子打成米。大妈加上了小豆,不一会儿,豆饭就冒出阵阵香气。可是多么不走运呀,外面却飘起雪花来了。

山大妈劝阻他说:“啊,这可糟了。这一来你到湖边就不方便了。今天别走了吧!下雪比豺狼,比大蜘蛛还厉害得多呢。”

可是眼看着就到湖边了,龙子太郎说什么也是留不住的。

“没什么,大妈,豆饭也熟了,我一定要走!”

他谢绝了大妈的劝阻,把豆饭团子带上就上了路。

穿过北边的松林,走过草地,果然看见两棵杉树。他一瞧,有两条狼扭着身子正在以震撼山谷的声音嗥叫。狼一看见龙子太郎,就张开血盆大口,从两边扑过来。

“狼呀!别闹别闹!你爱吃的豆饭我做好了,尽你吃,尽你吃!”

龙子太郎拿出小豆饭团扔过去,狼就咯吱咯吱吃起来了。过了这地方,走啊,走啊,就到了竹林。那里有一条小河,可是既没有船,又没桥。怎么办呢?龙子太郎走到河边坐下来想办法。

这时,从河里爬出一只比豆粒还小的蜘蛛,它在龙子太郎脚上牵了一根丝,又爬回河里去了。

哈,一看,那蜘蛛又迈着小步从水里上岸牵丝,牵完了后又到河里去。它一根又一根地不断地牵着,龙子太郎觉得很奇怪,他便一根根地把它牵到河边的柳树墩子上了。过了一会儿,水里响起一阵奇怪的吆喝:

唉嘿哟嗬唉嘿哟,战胜它!

于是柳树墩儿摇晃起来,突然从土里出来滚到河里去了,龙子太郎吃惊地一看,同时又听到河里有拍手助兴地声音:“好聪明,好聪明!”这时,河不见了,只有狂风在矮竹丛的原野里吼叫着。

“危险,危险!这就是大蜘蛛干的勾当!”龙子太郎这才放了心,又往前走去。

他突然发觉刚才还飘着的雪花,现在已经下起鹅毛大雪了。

“啊,雪下大了,我最喜欢雪花了。”

龙子太郎起劲地唱着小时候姥姥教的雪花歌,继续越过竹子丛生的原野往前走去。

往上看那是虫子,

往中间看那是棉絮,

往下看那是雪花。

可是雪越下越大,风也越刮越紧,简直令人喘不过气来,龙子太郎握紧拳头,鼓足力气,一边走一边叫道:“哈,像这样的雪花算个啥,没啥了不起。”

不知不觉地四周渐渐黑下来。雪花在黑夜里不停地飞舞着。大雪变成了烟雪团,不时地打到龙子太郎身上,碰散之后,又飞舞起来。他嘴里、眼睛上、脖子上,全身都落满了雪,越堆越厚,他简直变成了个雪人了。

“讨厌!我不怕。下吧,我不怕。我是去看妈妈。我要做的事多着呢。”

这时,四下里响起一阵哈哈哈的嘲笑声:

想逃出我们手心试试,

你小瞧我们看看。

想逃出我们手心试试,

你小瞧我们看看。

哈哈哈,在这没完没了的嘲笑声中,一些面孔雪白的雪女,一个接一个时隐时现地飘落到龙子太郎面前。

“混帐东西,混帐东西,混帐东西,走远点!”

龙子太郎挥舞着双手,拔呀,拔开飘然而来的雪女的面孔,不知走了多久,不知到了哪里,也不知是怎么走的,他什么也不知道了,不自主地趴在雪中。

“哈哈哈,”那令人不快的笑声响起。风呼呼地吹着,连雪女们的声音闹得什么也听不见了。

雪不停地下,都堆在龙子太郎身上。不一会儿,他那健壮的胳臂,宽广而火热的胸膛,以及他那很幼稚的少年人的脸庞,全都被雪埋住了。

十七喂,走呀,到湖边去

不一会儿,天亮了。昨夜的事都像是一场可怕的梦似的过去了。碧空万里,阳光灿烂。

这时,天空中响起了一阵叮当的铃声,一匹白马好像从太阳那里蹦出来似的矫健的从天而降。白马划过冬天那冷凝的空气,转瞬间就降落在被雪埋着的龙子太郎身边,以后就像和大地长在一起了似的,身子一动也不动。

一个长得像朵白花似的温柔的姑娘跳下马来。这是阿娅,阿娅赶来了。

“龙子太郎!龙子太郎!你在哪儿?你让雪给埋在什么地方了?”

阿娅用她那明察秋毫的眼睛看着四周。终于,在雪地里她发现了龙子太郎露出来的袖角。

“龙子太郎在这儿呢!”阿娅跑过去,拼命用她那双小手扒雪。

过了一阵子,她好不容易地扒出了龙子太郎的身子和一只手。可是,她已经累得精疲力尽,胳膊沉重得拽不起他来。

“龙子太郎,坚强点!”阿娅一边摇晃着他的身子,一边回头对白马说:“白马,白马,快来帮忙!”

白马急忙走过来,用蹄子刨雪,用嘴叼着龙子太郎的衣服把他拽了起来。然后用它那绢丝般蓬松的尾巴把龙子太郎裹起来。白马呼出火一样的气息,温暖着龙子太郎。眼看着龙子太郎的脸上渐渐有了红晕,睁开了他那双大眼睛。

他惊奇地看着阿娅,又看看四周。这分明是昨天走过的芭茅地,是什么时候,怎么走的呢?他眨巴着眼睛说道:“我不是做梦吧?”

“不是做梦。我是阿娅!龙子太郎,因为你生命危在旦夕,我赶忙飞来了。”

“怎么的?”

这时白马一声长嘶,“得得”地踏着蹄子。

“是的,龙子太郎。是这匹白马带我来的。我回村后,天天都在想念你。我老是想:你现在怎么样了?找着妈妈了吗?我和爷爷、姥姥老是谈这些事。

“有一天,我拿出从黑鬼那儿得到的镜子来一边看,一边想你……想不到你竟在镜子里出现了。而且那身影越来越清楚。后来,不管什么时候,我要想知道你在干什么,只要看看镜子就知道了”我吃惊地看见你在拚命地干活。心想你怎么不去找妈妈了呢?我以为就是那个池塘里有龙呢!我还在看,我又看见了你背着稻捆上山……,把稻子分给山里人……后来你终于遇见了山大妈,我多高兴呀,我想:哈,这下龙子太郎可要见到妈妈了。

“看见你倒在雪地里,我可急坏了。我飞跑到马棚里,抱着马头说:”小马呀,你一天跑过四百公里,现在你长大了吧!你不能一夭跑四千公里吗?你不能上天飞吗?唉,要是不快点去,龙子太郎就会没命了呀。‘就这样白马突然驮着我飞上了天。我们飞呀飞,飞呀飞的,飞到这里来了。“白马使劲踏了一下蹄子,长啸一声:”喂,别这么慢吞吞地了,趁雪停了,你们俩都坐到我背上吧!从前龙子太郎看不起我,说我驮不动两个人,现在好了,我顶用了。喂,那座山对面就是湖,走吧,到湖边去0

他俩骑上白马,白马轻松地飞了起来。他们飞过一座覆盖着白雪的锯齿般的大山,已经可以看见,在遥远的下面有一个宽阔的五彩斑斓的湖泊。

“那就是湖!一个多大多美的湖呀!简直可以装得下一个国家。”

白马像在盘算到底在湖的哪一边着陆才好似的,放慢了速度,在湖的上面绕着飞。龙子太郎坐在马背上探出身子,出神地观赏着下边令人目眩的景色,叫道:“看哪!阿娅!瞧那边,那座山那边,像天那么青,波光闪闪,一望无边,那就是海呀!我只听人说过,大地的尽头是海,可亲眼看见还是第一次。我们终于到了大地的尽头!”

“真的,我们走得真远!”阿娅望着那儿也说。突然,龙子太郎往上一跳,阿娅慌忙地贴在白马身上。

“龙子太郎,别莽撞!危险呀!”

“可是我想起一桩美事!哈,那湖是被山围住了,只要把靠海那边的小山推倒,湖水就会哗啦一声流向大海。这样,那边可以造出一片平原,稻子也好,豆子也好,收获后,就会堆积如山。怎么样,阿娅,我这想法。”

龙子太郎情不自禁地挥着手。

“要是那样,可以把山里人都叫来,把姥姥也请来!当然,连你的爷爷也一块请来,大家在一起过日子。”

“可是,妈妈怎么办呢?可不能随随便便地毁掉妈妈住的地方呀!”

阿娅反对了。

“不要紧,到那时妈妈已经变成了人了。我一定要做给你看。如果妈妈实在不能变人,我就在别处给她挖个大湖。”

白马已经绕了一个大圈,慢慢地要往下落。

这时,龙子太郎的心反而和平常一样觉得憋得受不了:这湖里真的有妈妈吗?

十八瞎眼的龙

过了一会儿,白马像一只大白鸟似地静静地降到湖边。龙子太郎跳下马背,朝着湖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使劲喊道:“妈妈,龙子太郎来了,出来让我看看吧!”

这声音落到湖面上,但立刻被风吹散了。龙子太郎又吸了一大口气喊道:“妈妈!龙子太郎来了,出来让我看看吧!”

这声音沉入水里,但很快变成了气泡,消失了。

“妈妈!”龙子太郎用尽全身气力喊了第三遍。只见湖面上波浪汹涌。就这样,龙子太郎的喉咙都喊出了血,湖面上还是连一点回音也没有。

“没希望了,这里没有龙。就是有,也不是妈妈,要不,这么喊为什么都不回答呀!”

龙子太郎不由热泪滚滚。

“龙子太郎呀!湖这么大,还不能说就没有。一定是没听见,你别哭了……”

阿娅说罢,掏出笛子,坐在岩边,轻轻地吹了起来,笛声顺风飘荡,吹送到湖面上。于是不论是大鱼、小鱼、长鱼、短鱼,都聚拢过来。鱼儿们闪动着银色的脊背,它们活蹦乱跳地拥着来听阿娅吹笛子。

阿娅吹罢一曲,放下笛子歇歇手,向鱼儿说道:“我有一件事情请你们帮忙。请你们到住在这湖底的龙那儿去,就说龙子太郎来了。”

鱼儿们互相望望,显得十分为难。

“是那个沉默寡言而又可怕的家伙吗?”

“没有听它说过一句话。”

后来,鲤鱼说,“是那个瞎眼的家伙,它不可怕。好,我去!”

鲤鱼矫健地游走了。龙子太郎叫道:“请等等,是一条瞎眼的龙吗?那就一定是我妈妈了。鲤鱼,鲤鱼,把这个交给我妈,对她说龙子太郎来了。”

龙子太郎把珍藏的梳子掏出来交给了鲤鱼。鲤鱼把梳子衔在嘴里,沉入了湖底。下一会几,它使劲地游回来了。它叭哒叭哒地打着水,连连跳跃三次,才说道:“从前那只从没开口的龙……一见到梳子就哭了起来……说快去告诉他,我马上就来!”

“这么说,果然是妈妈了!妈妈!妈妈!”

龙子太郎站起来紧握住拳头叫道。这时湖水一阵摇晃,放出道道金光。不一会儿,水面分成两半,龙出现了。

“龙子太郎!是龙子太郎吗?”

龙瞪着它那双瞎眼,游向岸边,伸过头来。

“是的,我就是龙子太郎!”

龙子太郎抱住龙头,温柔地抚摸着她那瞎眼,泪水啪哒啪哒地流下来。

“你到这里来了,到这么远的北方来了……你长得多大多壮了呀!唉,哪怕我能看你一眼也好……”

“妈妈,我知道。您为了养育我,弄瞎了两只眼睛。现在我来了,不要紧了,我再也不离开妈了。”

一听这话,龙的瞎眼里含满了热泪。

“龙子太郎,你真是个善良的孩子!你是说要留在这种样子的妈妈身边,和我一块儿过日子吗?”

“当然是一块过日子啦!妈妈和姥姥也在一块儿过。可是……”龙子太郎说到这里又不说了。他不知道说出来好……还是不说出来好……但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想知道的。于是他下定决心道:“妈妈,您是怎么变成龙了呢?您还能不能再变成人呢?”

十九怎么变成了龙

龙妈妈听了龙子太郎的话,一动不动地低着头。过了一会儿,长叹一声说:“龙子太郎,这都是因为我吃了三条嘉鱼的缘故呀!你知道吗?有一个古老的传说,说是谁吃了三条嘉鱼就会变成龙”那是严冬刚过,春天刚刚来临的时候,我和村里人一块儿上山干活儿。那时我肚子里已经有了你,身体很不舒服,感到恶心,怎么也咽不下稗子米团和小米粥。后来勉强喝了一口水,还吐了出来。那会儿真想吃点什么好吃的东西,可是眼前根本什么也没有。那正是难受的时候。在那种情况下,我真想不干山上的活儿了。可是你父亲死了,村里的活儿不干不行。妈只好拖着沉重的脚步去干活儿。

“乡亲们为我的身体担忧。一上山,因为活儿累,就留下我给大伙儿做饭,他们都去干活儿去了。

“妈妈很高兴,满心感激伙伴们的好心。

“大伙儿汗水淋漓地干活,我却坐在树下休息。这当儿日头偏西了,我下河打水去了。看见水里有三条嘉鱼。那嘉鱼又大又好看哟……我忘记了河水冰冷,一个劲儿的抓嘉鱼。

“啊!这样,晚上可有好菜啦!

“妈妈一边想象着乡亲们的笑脸,一边生火烧嘉鱼。可是时间过了很久,也不见大伙儿回来,我忍不住肚子的饥饿了。像刚才说的那样,妈妈那时候什么东西也咽不下,喝水都要吐。后来呢,我一闻鱼那味,简直馋得发疯了,直想吃。

“一条也许不要紧,等会儿大家吃的时候,我不吃就行了。这么一想,我就拿了一条嘉鱼放到口里,那味儿真美极了。像那样好吃的东西,我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吃到。转眼就吃完了一条。可是吃了一条鱼之后,就由不得自己了。我又吃了第二条,第三条。等我清醒过来时,一条鱼也不剩了……这一来又怎么了呢?喉咙里像火烧一样,口里直冒火,口渴极了。我提起桶里的水咕噜咕噜地喝了下去。可是不管你怎么喝,喉咙烧得更厉害了。妈妈没办法,只好跑到河边,嘴对着河水,咕噜咕噜地喝了又喝。突然间全身的血咕嘟一下倒流起来,妈妈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便失去了知觉。

“等到醒来时,妈妈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条可怕的龙。是什么时候变的,也不知道。我就到了深深的池塘里……那时妈妈才想起那个吃了三条嘉鱼会变成龙的传说……

“可是,已经晚了。

“妈妈因为自私自利,已经不能留在人世上了。”

龙妈妈说到这里,痛苦地沉默着。

变成龙之后的黑暗岁月,就是在妈妈紧闭双眼中流逝的。在那阳光照不到,被埋在黑暗水底的泥里,妈妈是多么怀念人间的生活。可是妈妈没有办法。因为违犯了人间的规定,就只好藏在污泥中责备自己了。

“哪有这种事!”龙子太郎突然高声喊起来,“哪有这样的事!妈妈不是不舒服吗?因为身体不好,吃了那么三条鱼,就不能做人了?这完全是胡说,没有这种道理。”

“但是你……”龙妈妈低声说,“嘉鱼只有三条,谁饿了就想吃是不行的。这是咱们穷山沟的规矩。”

“不对,不对。我想说的是,要是那时有一百条鱼就没事了。要是那时有一百个喷香米饭团就没事了。对了,像我打死黑鬼的那个村里,有那样好吃的东西就好啦!”

龙子太郎焦躁地跺着脚说。

“鲤鱼、鲫鱼、泥鳅、鳝鱼,这是河里的东西。”

“蘑菇、薇菜、栗干、柿饼,这是山里的东西。”

“还有热腾腾、香喷喷、堆积如山的大饭团子!”

“是的,要是有了这些东西,大伙儿就可以吃饱喝足,也就用不着说谁要想多吃了,也不会因为吃了三条嘉鱼责备自己不是人了。”

这是穷山沟里悲惨的生活情景涌上了龙子太郎的心头。他的耳边又响起了弯着腰种豆子的姥姥唱的那支像祈祷似的歌。

“一粒变千粒哟。”

正因为这样,我们渴望着广阔的土地,龙子太郎一见这个湖,就想把它变成广阔的平原。他满脸发烧,目不转睛地盯着龙妈妈。

二十龙子太郎的愿望

“妈妈!”龙子太郎紧盯着妈妈说,“我有一件要做的事,可以对您说吗?要是我能完成这件事,即使我死了,也心甘情愿……”

“你有什么事要做?”龙妈妈说,“说吧,说吧!是什么事呢?”

“我呀,”龙子太郎鼓足勇气说道,“我要把这湖水引入大海,在这里造出一个广阔的平原。”

“嗯?”龙妈妈惊奇地用那双瞎眼对着他。

“妈妈,我一直走到这儿来了。可是,我们家乡除了山还是山,山、山、山。大伙儿种那一点儿地勉强过活。我从前还以为那就是人的生活呢!

“可是现在我不那么想了。那并不是人的生活。只要有了土地,就可种出香喷喷的稻米,就可以过上更快乐的生活……这是我在旅行中懂得的。过去,只知道为了吃饭,好容易现在才懂得为什么而活着。

“妈妈,我请求您,请求您把这个湖给我。我要挖山放水,在这儿造成一眼望不到头的田园。把山里人都找来,让大家都能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那就没人再像妈妈一样有那么痛心的遭遇了。

“啊,妈妈,请您理解我!”

龙妈妈认真听完这番话。这个广阔的湖,是她生活上必不可少的。原来那池塘实在太窄了。她为了找到这个地方,受尽了千辛万苦。若是离开这里,她还能活下去吗?龙妈妈这么想着。

但是,就算我为此而……

龙妈妈凝神地在想。只要能为实现这孩子的愿望而出力,我怎么都行。我就是因为只为自己着想而变成龙的,这是我唯一的赎罪机会。

想到这里,龙妈妈生气勃勃地抬起头来说:“龙子太郎,你的心情我完全理解了。妈妈今天第一次为自己变成龙而高兴。为什么呢?妈妈的身体比任何铁还坚硬呀!要是用这个身体去撞山,什么山也能撞倒呀!困难的只是我眼睛看不见。龙子太郎,你骑在妈妈脖子上,来代替妈妈的眼睛吧!”

“那么说,妈妈用自己的身子能撞山,会把山撞倒……我没有想到这些。我只想,哪怕只有我一个人,也要挖开这座山。一块儿干吧!妈妈,一块儿干吧!”

“不管这工作多艰苦,可不许半途而废,也不许诉苦埃”

“决不!不管我遇到什么事,我也要干到底!是的。妈妈,你听见了吧,这是笛声!那个吹笛子的女孩叫阿娅。阿娅也一定会这么办。

“妈妈,您也见见阿娅吧!她是救了我性命的,是我最好的朋友。

龙子太郎站起来喊道:“喂,阿娅,到这里来,来听我们谈话吧!”

在他俩谈话时,阿娅独自坐在湖岸边吹笛子。野猪、兔子、老鼠、熊、狐狸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都聚集在她旁边听着。

阿娅一见龙子太郎兴奋的脸,立刻微笑着站起来答应:“一看你的脸我就知道你们谈的是什么了。干吧!不管多困难也干!”

于是小动物们也一齐叫道:“我们也来帮忙。”

“我们也来。”

阿娅和龙子太郎不禁对望着笑了。就是一只最小的野鼠也用尾巴敲着地面,唧唧地叫着。

“多可爱呀!”龙子太郎露着白牙,高兴地笑着,“嗨,既是这样,你们都到山里转转去吧!喂!我要把这座山最前面的那座小山挖开。大家帮忙吧。大家要把最大的劲使出来呀!野猪用鼻子拱,熊用爪子挖,小兔子、狐狸合伙刨土,老鼠和鼹鼠到山里打洞。咱们齐心合力来摇撼那座山,那座山就像换牙时的牙齿那样容易拔掉。”

小动物们像球似地跳着,飞奔而去。阿娅靠到龙的身边,亲切地抱住它的脖子说:“龙子太郎的妈妈,我是阿娅。我立刻就骑上马,先飞到妈妈要放水去的那些山谷去,告诉人们水要来了,赶紧躲到高山上去。告诉他们别害怕,马上拿锄头,到这湖后集合。”

“你真是个聪明的姑娘。”妈妈凝神侧耳听着阿娅的话,说道,“我虽看不见你的脸,可我一听你的声音,就知道你是个多么聪明善良的姑娘。啊,你去吧。去告诉那住在山里的人们:山的模样就要改变了,一条新的河就要溅着水花流过来的。告诉他们,还会造出一块新的土地。可是,千万不能让一个人为这死亡,受伤……”

“妈,那我就去了!”

阿娅跳到白马背上,立刻飞上了天,看着看着就变小了。马颈上的铃声也渐渐微弱了。

二十一造出了广阔的土地

“龙子太郎,开始吧!要挖去这座山不知要花多长时间呢!不过咱们齐心合力,一定能把这湖水引到遥远的北海去。”

龙妈妈这么一说,静静地低下了头,向天地众神祈祷。龙子太郎也闭上眼睛,在心里对姥姥说:“姥姥,等着吧!我们加油干。”

不久,天完全黑了。

“龙子太郎!坐到妈妈的脖子上来!抓牢点,好了吗?”

龙妈妈哗地一声,溅起了水花,伸直了身子有天一样高。

“咚……”

天空突然卷起了乌云,凶猛的暴风雨来了。一道眩目的闪电仿佛把天地劈开了似地一闪而过。湖水翻起了巨浪,势如几百条瀑布奔流而下。

“好吗?龙子太郎。就乘着这浪头撞开山吧!”

“妈妈!”

龙妈妈乘着汹涌的波浪,猛地向山撞去。可是山却屹立不动。它又翻过身来,波浪飞溅着,它随着波浪的起伏,使尽全力,用身子向山撞去,撞去。不久,在风雨中天亮了,太阳又落了山。可是,山还是一动不动。从龙妈妈的身里流出血,喷出的气变成火焰,来烧那座秃山。

“妈妈,是那座山,到那里去吧!”

龙子太郎的声音穿过滚滚的波浪和乌云,响彻大地。这时突然听见天边传来一阵熟悉的鼓声和歌声。

我是爱打鼓的红鬼。

咚达咚达咚咚达,

达咚咚达咚。

打起鼓来比吃饭还香啊,

咚达咚达咚咚达,

达咚咚达咚。

“啊,这是爱打鼓的红鬼呀!喂,爱打鼓的红鬼,你去把雷公的伙伴都集合到这里来,帮我摧垮这座山吧!”

于是在乌云那边一个熟悉的铜锣般的声音回答说:“是龙子太郎吗?好,我来承担。你找你妈妈费了不少劲吧?我现在日子过得太有趣了。劈山的事,交给我好了!

爱打鼓的红鬼立刻集合了上百个雷公的伙伴,一齐向小山俯冲下去。那惊天动地的声音,使得龙子太郎不得不赶紧捂住耳朵,伏在龙背上。紧接着,好像到了世界未日那样可怕的声响,戛然而止了。

龙子太郎偷偷睁开眼睛一看:山的形状变得很狼狈,就像一道崭新的伤痕一样,山张开了一道大口子。

“妈妈,刚才是雷神帮忙把山劈开了呀!”

在这喊声中,奄奄一息的龙妈妈,拚出全身力气,把身子猛地朝山撞去。

“咚……”

随着一声可怕的巨响,山崩了,水从裂口处如同瀑布似地涌了出来。眨眼间只听那隆隆的水声轰响,裂口越来越宽,水奔流而下。

龙妈妈驮着龙子太郎顺着水流,劈山,破石,推倒森林,一直向北海游去。

这时云开雾散,晨曦初露,照耀着大地。一条新生的河流闪着粼粼的波光一泻千里。原来被群山环绕的湖底,渐渐显现出平坦而肥沃的土地。

“妈妈,多好!妈妈,真想要您看看哪!妈妈,那是一块多么广阔而肥沃的土地呀!”

站在北海边上的龙子太郎抱着龙头哭了起来。

“谢谢,妈妈。妈妈呀,您不是说您自己因为自私才变成龙的吗?不,这不对,世界上没有比您更好的人了。你遍体鳞伤……流着鲜血……谢谢,妈妈!”

龙子太郎说着,用手抚摸着伤口,他的泪水滴进了龙的眼睛里。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眼看着龙就变成了一个温情的女子,睁开了紧闭的双眼。那正是龙子太郎的妈妈。

“谢谢,龙子太郎!”

妈妈紧紧握住他的手哭起来:“是你帮助我变成人的。要是你不来,我就得过着没有阳光的水底生活。在那里我常常责备自己,悔恨地喊道:我的一生就这样度过了吗?我一直在等你来。我常常在梦里看见你长成了个强壮而聪明的孩子,来这里救我。谁想到你比我想象的更强壮,更聪明,是你的勇气救了我,使我又变成了人。”

不知什么时候,阿娅牵着白马来了。她那美丽的黑眼睛里噙满泪水。

“妈妈,龙子太郎!骑上马回湖那里看看去吧!那已经有好多人了。他们有的拿镐,有的背锄,拿着龙子太郎送的稻子走来了。啊,咱们也去吧!”

“对,现在就干起来吧!走,妈妈,咱们干活儿去!”

在这片新开垦的广阔土地上,聚集了很多人。不久,望不到尽头的田野里,一片金黄的稻子成熟了。在那里,龙子太郎和阿娅举行了热闹的婚礼。后来,姥姥、阿娅的爷爷和乡亲们都被请来了。从此,大家过着愉快而幸福的生活。

(王璞林怀秋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