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漏子(金雀钗,红粉面)

作文网发表于2018-03-18 09:00:01归属于作文精选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更漏子(金雀钗,红粉面)

更漏子①

金雀钗②,红粉面③,花里暂时相见④。

知我意,感君怜⑤,此情须问天。

香作穗⑥,蜡成泪⑦,还似两人心意⑧。

珊枕腻⑨,锦衾寒⑩,夜来更漏残⑾。

【注释】

①此词调又名《无漏子》、《独倚楼》、《付金钗》、《翻翠袖》等。这首词于《花间集》中题为温庭筠所作,由《尊前集》归入后主李煜作。

这是一首写男女聚欢别愁的爱情词。词的上片主要写欢聚,写男女相爱时的欢乐与痴真。开篇两句以点带面,以貌写情,用少女约会前的精心妆扮来表现少女的容颜艳丽、对与情郎约会的企盼以及对情郎的挚爱之情。写人抓住最具有代表性的一两点来写,以饰见衣,以衣见貌,以貌见情,以情见心,是文学描写的较高境界。李煜的大部分词作都可称个中精品。如此精心妆扮,有如此热切企盼,可是只能“暂时相见”,反差巨大,隐约喻示着男女情爱之中的种种阻力,为后来的离情别恨作了铺垫。“知我意,感君怜”是少女的口吻,是少女的感激,其实更是少女对情郎深沉情爱的真实写照。“此情须问天”是以天为鉴盟,让天作证,少女感情的至纯至坚已不言自明。

词的下片主要写别愁。承上片之意来,男女主人公无奈分别,前面的欢情更衬出此时的别恨。“香作穗,蜡成泪”是少女孤寂冷寞心情的细致刻画,是以物衬人、以物拟人的写法,明白点出少女的痴苦情怀。不过差可慰人的是“还似两人心意”,少女与情郎是心心相印的。但也许也正因如此,情郎的离去才更加使少女凭添苦恼、为伊憔悴。结尾三句,实景实写,“腻”“寒”“残”三个字,以景寓意,少女情怀昭然若显,简洁而含蓄。

全词采用对比的写法,上片写欢情,下片写悲愁,笔意曲折、手法别致。用少女的口吻写男女情爱,真纯有加,自然清新。男主人公虽然一直未出场,但在少女的情怀表述中却若隐若现,显得意味深长。通篇看来,这首词的风格确与李煜词风格极类似,而且有人也指出此词中的少女形象当同李煜之《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一样,都是写小周后,虽不可考,但也可做一解。因此,这首词可视作李煜前期的作品之一。

②金雀钗:钗头做雀形的金钗,是古代妇女头饰的一种。唐白居易《长恨歌》有“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句。”

③红粉面:用红粉仔细匀过的面颊。红粉,妇女化妆时用的胭脂和铅粉,有时亦可代指美女。

④暂时:时间很短。

⑤怜:爱,怜惜,怜爱。

⑥香作穗(suì):燃香生成的烟成凝聚不散的穗状,即香穗。宋苏舜钦《和彦猷晚宴明月楼》之二有“香穗萦斜凝画栋,酒鳞环合起金”句。另,有将穗作状香灰解。

⑦蜡成泪:蜡烛燃烧时流下的蜡油如泪状,即蜡泪,此指蜡已燃尽。唐李商隐《无题》有“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句。唐李贺《恼公》也有“蜡泪垂兰烬,秋芜扫绮栊”句。

⑧还似:《村丛书》本《尊前集》作“还是”。还,依旧,仍然。

⑨珊枕:吕本二主词、侯本二主词、《花间集》、《尊前集》、《花草粹编》、《历代诗余》等本均作“山枕”。珊枕,即珊瑚枕。珊瑚,由珊瑚虫的石灰质骨骼聚集而成的东西,状如树枝,多为红色,也有白色或黑色的。可供观赏,也可做装饰品,其碎后大概可入枕。唐李绅《长门怨》有“珊瑚枕上千行泪,不是思君是恨君”句。腻,滑,此指滑不着枕。《楚辞招魂》中:“靡颜腻理,遗视些。”王逸注为:“靡,致也;腻,滑也。”

⑩锦衾(qīn):以锦缎为面的被子。寒:冷,凉。

⑾更漏残:指夜已很深,即天快亮的时候。更漏:指夜晚的时间。唐戎昱《长安秋夕》有“八月更漏长,愁人起常早”句。更:古时夜间以更为计时单位,每更约为两小时,一 夜 分 为五更。漏:即漏壶,古代滴水计时用的仪器。残:残存,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