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麟

作文网发表于2018-03-17 13:46:01归属于作文精选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方麟

王俊凯发烧了。

他横躺在一床一上,被褥被他压在腿下,原本整洁的一床一现在显得有些凌一乱。

窗帘拉开一半,来自远方的风轻轻吹拂过来,轻薄的窗帘随风自一由轻微得摆一动荡漾着,似缠一绵缱绻的迷烟。

风也拂过王俊凯的身一体,像是唤醒了他的大脑。他突然睁开眼睛,头朝窗户的方向,窗外的天际放出淡淡的浅黄色的光,正好铺在他黑色的头发上。

王俊凯手扶在额头,感知一温一度。虽然还 是很烫,但是比起半夜那会,已经好多了。

这应该都是一抽一屉里那盒去痛片的作用。

说起那盒去痛片,还 是一年前方麟快要离开重庆,在机场时送给他的。

还 记得方麟当时笑着说,“喏,以后肯定有用的。”

“方大医生,你这不是在咒我嘛。”那时的王俊凯笑得很一温一柔,就像被春风沐浴着。

“对了,不准忘了我啊,王俊凯,你要是敢忘了我,你看我不立刻从非洲飞回来揍你。”齐肩短发的方麟突然认真地抬头望着王俊凯说,说完挥了挥拳头。

要不是因为王俊凯是大明星,工作忙,天知道她有多想拉着王俊凯一起去非洲。

“不会忘了你的,你还 欠我一顿晚饭呢。”王俊凯开着玩笑,调整口罩的位置。

想起往事,王俊凯不禁笑了起来,这一笑可好,头剧烈地疼了一下。

忍着头疼,王俊凯坐了起来,拉开一床一头柜的一抽一屉。

里面放着几本没有写过的笔记本,笔记本旁边则一盒白色瓶装的去痛片,还 有一块白色的手表。

拿出手表,戴在了手上。

这块手表和那盒去痛片都是方麟送给他的。

他珍惜他们的友谊,所以格外在意这两样东西。

以至于十年演唱会那晚上,他不小心把手表落在后台沙发上,急匆匆地赶回去拿。

也正是因为那次,和现在他喜欢的女孩,一邓一以柠相遇了。

虽然第一次相遇的场景挺尴尬的,可,也许尴尬才显得特别,那也是能载进回忆册的记忆了吧。

一年前,方麟作为卫校以优异成绩毕业的大学生,许多大医院都向她抛出了橄榄枝,可谓是前途一片光明。

但她却选择了去非洲当志愿者。周围很多人都说她脑子有病,她不以为然。

非洲那边医资贫乏,每天都有很多人因为病痛却没有医生医治而死亡。

所以,那里需要援助。虽然她一个人的力量是有点微不足道。但是她也尽力在组织更多的志愿者,希望,凭着这份微薄之力,尽可能去帮助他们。

正是因为方麟身上有这种奉献自我的品质,加上她一性一格爽朗,所以成为了和王俊凯关系最好的异一性一朋友。

大概非洲那边部分地区无法连接信号,方麟从去到非洲,到现在,快一整年,都没有与王俊凯通讯。

不是不想,是条件不允许。

一整年了,她应该也很想念王俊凯吧!

虽然王俊凯发着烧,但还 是忍着痛去了公司。今天有一个重要的节目要参加,可不能缺席。

节目现场。

还 有十分钟节目即将开始,他们正在后台补妆。

“小凯没事吧。”千玺很关心地用自己的额头贴着王俊凯的额头,很烫。

“都是昨天晚上淋雨淋得啊,保安都跟我说了。”米福接着千玺的话,说。

王俊凯努力一个微笑,挺一起胸脯,“我没事!”

这三个字,像是在安慰他们,又像是在鼓励自己撑下去。

“小凯,实在不行就别……”胖虎正说着,对上米福可怕的眼神,将想说的话硬是吞回去。

千玺王源跟王俊凯三人对视一眼,呵呵两声干笑。

米福什么眼神啊。

这时,王俊凯手机铃声响起来。

是一邓一晓平。

他说,让王俊凯节目录完之后去他的公寓找他。

有要紧事儿。

节目结束后,王俊凯头疼的更厉害了。像是有数把尖刀刺入的感觉。特不好受。

继续忍着痛,他与米福打了声招呼,就独自开车去沙坪坝郊区找一邓一晓平了。

电话里,一邓一晓平说是急事儿,王俊凯猜,那肯定跟古玉脱不了干系。

他想起上次一邓一晓平叔叔跟他商量的计划,心开始凉了起来。

一邓一晓平叔叔的确是犯法杀了人,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可是,这对于一邓一以柠来说,是一个多大的打击啊!

很快,车子抵达一邓一晓平公寓。

王俊凯刚打开车门,一邓一晓平也打开了公寓的门,巧合之下,一邓一晓平走到王俊凯身前。

眼前,王俊凯脸色不太好,看起来没什么一精一神。

“小凯,昨晚没睡好吗。”一邓一晓平像一个父亲一样,关心着像一个孩子的王俊凯。

王俊凯笑笑,努力微笑。

“我没事,叔叔,你不是说有要紧事儿嘛,啥事儿啊?”

“你这孩子,发烧了吧。”一邓一晓平一只手抓着王俊凯的胳膊,另只手举起去摸王俊凯的额头。

“走,上楼,叔叔给你拿退烧药。”一邓一晓平抓着王俊凯的胳膊放到自己肩上。

“诶叔叔不用……”王俊凯没办法,只好跟着一邓一晓平同步。

吃了退烧药,王俊凯才感觉好多了,退烧药比那去痛片效果要好些。毕竟去痛片只是暂时控制疼痛感。

“小凯,恐怕,那个计划,不能拖到以柠生日那天了。这些日子尽快才行。越晚一天,咋们越危险。”一邓一晓平十指一交一叉着,低着头不紧不慢得说。

王俊凯凝视着一邓一晓平垂下的眼帘,不知道该说什么。

“真是对不起,把你也牵连进来了。”一邓一晓平特别愧疚,更加抬不起头了。

“别说什么对不起,一邓一叔叔。”

一邓一晓平抬眼看王俊凯。

“一邓一叔叔,你现在打算什么时候。”王俊凯问。

“近些天吧,准确的说,应该是五天内。”

五天内,什么概念。

五天以后,一邓一以柠也许就失去她最亲一爱一的爸爸;她也许会受不了而痛苦呐喊;她也许会因为王俊凯隐瞒着她而跟他闹僵,分手……

会不会。

到底会不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