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桌上很多的“多而废”

作文网发表于2018-03-17 13:36:01归属于作文精选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饭桌上很多的“多而废”

为了宴请一对在日本生活了多年的朋友,我妈又招来了她的一帮朋友,听我妈说今天出场的有不少是作家。

我今天分外理直气壮地跟着我妈出场了。

我说理直气壮,是因为我知道今天买单的人是我娘。

很爽的是,虽然是我娘买单,却不需要动用自己家的钱,因为这是我妈代表报社宴请的。

那对来自日本的侨民看起来和我妈年龄相仿,男的穿着布裤和灰色的绵质T恤,双肩背着旅行包,乍看哪像是来赴宴的呢,就像是要去爬山一样。他眼睛细细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女人也穿着棉T恤,是青苔绿色的,下面是一条咖啡色中裙,齐耳的短发,气质安然。

他们带给我两份小礼物,都有着漂亮的包装。打开一看,盒子里是一沓细瓷小碟;纸袋中一本《名侦探柯蓝》,当然是日文的,我看不懂,却很喜欢。

作家们陆续都到了,他们个个气势都有点吓人,所以我睁大了眼睛等美美,终于等到她入场。今天的美美,穿条白色的连衣裙,她进来就对着我怪叫一声:“大头马!”

我二话不说,拉着美美要求她坐我身边,她做了个鬼脸后,一眼看到我手里的柯蓝,就抢了过去,然后又很好奇地翻看了我的另一件礼物。

今天饭桌上的作家们都很健谈,除了美美。她说自己在三人以上的场合会得失语症,我也一样。所以我和她一起埋头苦吃,也就不觉得孤单。

酒过三旬之后,作家们更是无比活跃起来,个个慷慨陈词,嘹亮的嗓门,辅以激烈的动作,还有虽然看不见但完全可以想象得到的飞溅的唾沫,令我看了真有点为那对送我礼物的夫妇担心。

那神态平和的日本侨民的男人身边,坐了位神情激动的作家,作家正万分热情地朝来自日本的同胞凑过去,语速极快地说了一箩筐又一箩筐的话,做着激烈的手势,说着说着,他又翘起了二郎腿……

我不禁悄声对美美说:“你看,又一个‘多而费’哦!”

美美小声对我说:“哪里呀,是很多的‘多而费’呀!”

席间另一位作家大声宣布说,他的哥哥也在日本,而且,还娶了个日本籍的嫂嫂!

“噢”大家表示惊讶,不过在我看来,那表情起码有九分是装出来的。

那人接着又说,他哥哥在娶那位日本姑娘之前,姑娘的父母不同意,他哥哥就冲到日本人家里,从他早很早以前的生活开始说起,一直说了整整4个小时,把一对日本老人说得热泪盈眶,后悔得捶胸顿足,不但同意了女儿的婚事,并且把这个中国女婿奉为座上宾,整天求着他去“咪西咪西”最后这句话是我自行添上来的。

哇咧!怎么像小说的情节一样咧?

我转头看美美,她一边低头吃东西,一边扁着嘴巴似乎在偷笑。

“其实,我们国内的人对日本人的了解是很片面的,这跟国内片面的宣传有关,他们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坏……”

那家伙还在滔滔不绝。

一直没说话的那位女侨民,突然慢声细语地开了口:“实际上,日本人是相当虚伪的。”

“是啊是啊!”我终于逮到了一个可以插嘴的机会了,壮着胆子说,“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有人写文章说,他访问日本的时候,发现日本人对你弯腰鞠躬的时候,眼角里都装满了对中国人的不屑!”

我的话居然博得女侨民的赞同,她冲着我点头,说:“对。”

这让我很受鼓舞。

那人不再说他哥的事情了,开始转而说他哪天哪天和哪位哪位著名作家在一起吃饭,那些著名作家的名字,的确一叫出来就很爆响。

只是他的名字还不够爆响,如果能等到那么一天,我是不是也会自豪地说“某天我和某人在一起吃饭”来着!

大家都在大声地喧闹,我听见有个美丽的中年女人在渲染自己的女儿有多么多么多么多么的美丽和出色……

美美吃得差不多了,叹了口气,对我说:“今天实在是太吵了,我都有点头晕。”

我同情地看了那一对神态安详的夫妇他们肯定比美美还头晕!

就在这时,热闹的场面突然出现了冷场,大家都你看我我看你,张口结舌起来。大概是因为该说的话全都说完了吧。

我突然想笑。

有人冷不丁对那对夫妇说:“你看,我们吃饭这么吵,你们肯定不习惯吧?”

“不不,我们觉得这样的气氛很好!”男人和女人连忙说。

“真的很好!”女人又好心地补充了一句。

夜幕下,我们和那对夫妇道别之后,我小心翼翼而又心满意足地捧着礼物和我妈一起打车回家了。

虽然说在饭桌上经常会遇到“多而费”,但是我还是万分热爱这种美食丰盛、熙熙攘攘、话题琐碎的热闹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