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四堵墙中间的战争 19 冉阿让报复

作文网发表于2018-03-16 13:28:01归属于作文精选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第一卷 四堵墙中间的战争 19 冉阿让报复

剩下了冉阿让单独和沙威在一起,他解开那根拦腰捆住犯人的绳索,绳结在桌子下面。然后做手势要沙威站起来。

沙威含笑照办,笑容还是那样无法捉摸,但表现出一种被捆绑的权威的优越感。

冉阿让抓住沙威的腰带,如同人们抓住负重牲口的皮带那样,把他拖在自己后面,慢慢走出酒店,由于沙威双腿被捆,只能跨很小的步子。

冉阿让手中握着手枪。

他们经过了街垒内部的小方场。起义者对即将到来的猛攻全神贯注,身子都转了过去。

马吕斯单独一人被安置在围墙尽头的左侧边,他看见他们走过。他心里燃烧着的阴森火光,照亮了受刑人和刽子手这一对形象。

冉阿让不无困难地让捆着腿的沙威爬过蒙德都巷子的战壕,但是一刻也不松手。

他们跨过了这堵围墙,现在小路上只有他们两人,谁也瞧不见他们。房屋的转角遮住了起义者的视线。街垒中搬出来的尸体在他们前面几步堆成可怕的一堆。

在这堆死人中可以认出一张惨白的脸,披散着的头发,一只打穿了的手,一个半裸着的女人的胸脯,这是爱潘妮。

沙威侧目望望这具女尸,分外安详地小声说:“我好象认识这个女孩子。”

他又转向冉阿让。

冉阿让臂下夹着枪,盯住沙威,这目光的意思是:“沙威,是我。”

沙威回答:

“你报复吧。”

冉阿让从口袋中取出一把刀并打开来。

“一把匕首!”沙威喊了一声,“你做得对,这对你更合适。”

冉阿让把捆住沙威脖子的绳子割断,又割断他手腕上的绳子,再弯腰割断他脚上的绳子,然后站起来说:

“您自由了。”

沙威是不容易吃惊的。这时,虽然他善于控制自己,也不免受到震动,因而目瞪口呆。

冉阿让又说:

“我想我出不了这里。如果我幸能脱身,我住在武人街七号。用的名字是割风。”

沙威象老虎似的皱了皱眉,嘴的一角微微张开,在牙缝中嘟囔着:

“你得提防着。”

“走吧。”冉阿让说。

“你刚才说的是割风,武人街?”

“七号。”

沙威小声重复一遍:“七号。”

他重新扣好他的大衣,使两肩间笔挺,恢复军人的姿态,向后转,双臂交叉,一只手托住腮,朝麻厂街走去。冉阿让目送着他。走了几步,沙威又折回来,向冉阿让喊道:

“您真使我厌烦,还不如杀了我。”

沙威自己也没有留意,他已不用“你”对冉阿让说话了。

“您走吧。”冉阿让说。

沙威缓步离去,片刻后,他在布道修士街的街角拐了弯。

当沙威已看不见了,冉阿让向天空开了一枪。

他回到街垒里来,说:

“干掉了。”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马吕斯忙于外面的事,顾不上注意内部,在这之前还没有仔细瞧捆在地下室后部黑暗中的密探。

当他在日光下看见他跨过街垒去死时,这才认了出来。一个回忆突然在他脑中闪过。他记起了蓬图瓦兹街的侦察员,这人曾给过他两支手枪,就是他马吕斯目前正在街垒中使用的,他非但想起了他的相貌,而且还记得他的名字。

这个回忆象他的其他思想一样是模糊不清的,他不能肯定,因而在心里自己问自己:

“他不就是那个对我说过叫沙威的警务侦察员吗?”

可能还来得及由他出面说一下情?但首先要知道究竟是不是那个沙威。

“安灼拉!”

“什么?”

“那人叫什么名字?”

“哪个人?”

“那个警察。你知道他的名字吗?”

“当然知道。他对我们说了。”

“叫什么?”

“沙威。”

马吕斯竖起了身子。

这时听见一声枪响。

冉阿让回来喊着:“干掉了。”

马吕斯心里忧郁地打了一个寒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