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学姐的爱情让我晕 3

作文网发表于2018-03-15 18:02:01归属于作文精选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第五章 学姐的爱情让我晕 3

3

体育课,老师让我们自己拿排球去玩。

我和RIAN、游小吉三个人玩相互发球。蔚说有线台重播《排球女将》,好好看!游小吉说她只喜欢《灌篮高手》,我老是接不到球,只好满地拣球。

游小吉笑我说,橘子头蹲在地上就是一只球呐!

我把球狠狠往她身上砸,游小吉尖叫着躲开,结果球被飞猪接到了。

飞猪要和我们一起玩,我不同意,蔚说可以,今天游小吉存心和我作对,就表态说站在蔚一边。

飞猪好高兴,兴致满满的样子。

其实我心里并不反对,只是觉得刁难飞猪是一件好玩的事儿似的。再说,每次滚落在地的球现在都由飞猪跑去拣了。

游小吉一边扔球一边问飞猪:“哎!你昨晚上网没有?”

蔚说:“求你们不要说上网不上网了!烦不烦哪?”

游小吉厚脸皮地说:“不烦!”

接着她又目中无人地和飞猪聊了起来:“那个阿MOON,是个骗子!”

什么?

“是的,一定是!我早就怀疑了。”游小吉神明一般地说。

“呸!你不是说她好独特吗?不是说……”我还没说完,游小吉就气急败坏地来捂我的嘴巴。

“呸!呸!”我这次吐的真的是口水了,“死游小吉,你爪子上有好多沙子啊!”

飞猪不急不慢地说:“你怎么觉得她是骗子呢?”

“哼!她根本就不守信用,不是骗子是什么?”游小吉气烘烘地说。

我忽然想起来:几次和十六格格相约都没有兑现呢!

不过,说实话,我好象没有与她CHAT的欲望。

游小吉阴险地向飞猪挑拨:“这个人可能是个变态耶!你看,她只对你好,对其他人却心不在焉的。”

我又忍不住说话了:“游小吉,讲话客观一点好不好么!对别人好,对你不好的人就叫变态啊?我看你才是变态呢!”

游小吉不理我,继续对飞猪说:“我怀疑她不是什么别的地方的,就是我们北城的学生。”

我很吃惊,也暗暗佩服游小吉的洞察力。

飞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居然抱着排球踱起了步子,“是啊,她总是说自己是外校的学生,越是这样表白就越令人起疑心。不是我们学校的,为什么总是来我们的网站呢?而她又没有说有什么特殊原因。”

“对呀!”游小吉兴奋地拊掌问我:“橘子头,你说呢?”

“对了,橘子头,你昨晚看见阿MOON没有?”飞猪忽然想起来问我。

我眼都不眨地说:“看见了,把你的话都说了,她说没关系,No problem!”

飞猪和游小吉一时无话。

“传球传球!”我乘机招呼道,想转移话题。

不过,当我把手里的球传出去之后,我又改变了主意:

“飞猪,我觉得阿MOON好关心你哎!她昨天问我你为什么不能上网,问得好仔细哦。”

飞猪瞅瞅我:“你是不是告诉她我没有电脑了?”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手里的球都忘了发出去了。

飞猪却忽然咧嘴一笑:“我早就告诉过她了。”

我急忙点头说:“这个她知道的。她还特别问了一下我和你的关系,问我是你的妹妹还是同学。”我越说胆子越大起来。

飞猪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羞赧的神情。

“好奇怪的是,当我告诉她我是你的同学后,她居然问我班里是不是有个文静的像姐姐一样的女生,我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是谁……”

“STOP!”飞猪忽然变脸了。

“无聊!”他骂道。

“你说谁呢?”我有点气愤。

“说那个三八!”飞猪好象真的生气了。

一时间又是一片岑静,大家默默地传了一会球,就各自散开了。

蔚给罗力伟叫走了,好象是去给老师誊写什么分数,我和游小吉在校园里胡乱地走。

我心里有点后悔刚才的多语了。

游小吉悄悄问我:“阿MOON问的那个女生是不是蔚啊?”

我摇摇头:“不知道!”

游小吉说;“哼,我知道就是!飞猪真傻,我看阿MOON把他卖了都不知道!”我没有表态,更加后悔刚才的欠考虑。

游小吉也没有再多嘴,而是哼起了一首很难听的歌。

“什么破歌啊?你饶了我的耳朵吧!”我对她说。

“破歌!这是JAY的歌啊!我前两天才学的!”游小吉用一种很特别的眼神瞧我。

“嘁!”

“哎!橘子头,求你一件事!”游小吉忽然说。

“什么?”我看着她。

“哎你考上了DJ后,一定一定要放JAY的歌哦!而且要天天都放!”游小吉一手背在腰后,一手指着我向我发指示。

我忽然变得很生气,停下了脚步:“游小吉!你怎么知道我去考DJ了?”

真是的,我最不愿意在事情成功之前让别人知道了!

“哎?你没考啊?那天,你不是叫蔚陪你去的吗?”游小吉犹犹豫豫地问我。

“……”我一时语塞。

这时,听见有人在喊我:“橘子头橘子头橘子头……”我和游小吉回头,居然是狸猫!我的心跳起来,预感到狸猫有好消息给我。

狸猫笑着说;“好家伙,我都追了你足足一百米了,喊破了嗓门。”

怪我吗?谁让他说话像只猫一样又尖又细的!

我作出含蓄的样子,笑着看他。他看看游小吉,才对我说:“你考上了,我正准备叫人通知你今天下午到广播站去开个会。”

游小吉不认识狸猫,先是略微吃惊地观察着他,既而很快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她做出惊喜的表情,抱着我肩膀,像袋鼠一样蹦了一下:“耶!”

狸猫又重新看了游小吉好几眼。

狸猫临告别的时候,还特地对游小吉笑笑。游小吉变得有点疯疯癫癫的,我有些不高兴了,觉得刚才游小吉挺讨厌的,明明狸猫是来找我的,她却表现得比我还要积极,想引起狸猫的注意罢了。

“嘿嘿~~这下看你赖不赖了!”游小吉得意忘形地摇着我的手臂。

我使劲甩脱她的手:“还不知道电台有没有JAY同志的歌哩。”

游小吉自信满满地说:“肯定有!”

“哎!小橘子头,想不到你现在也变得阴险起来了!”游小吉就像得了疯牛病一般,居然指着我的鼻子训起人来了。

“哎!这个人是电台的吗?”游小吉忽然问我。

我带着夸耀的语气对她说:“他是高三的学兄,电台的台长大人,还是校团委宣传委员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都以认识学兄学姐为荣。游小吉动不动就提起她那个表姐,神气十足得很。

游小吉果然立刻换上了艳羡的神情:“橘子头,你好幸福哦!马上要和那么多学兄学姐共事了。”

我一高兴,就把刚才的不高兴丢开了,我还神秘地告诉游小吉说,我喊台长狸猫来着,游小吉也开心得哈哈大笑;然后我又说那天去考广播员的时候,小倩怎么怎么和气地照顾我来着,游小吉羡慕得眼睛发亮,一个劲地问我:“真的?真的?”

我满足地点着头。

不过我隐瞒了蔚在其中所起的作用。

游小吉一直沉浸在我的幸福中,一下子她对我温柔有加起来,游小吉就是这么势力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