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困在时间里的父亲剧情解析 困在时间里的父亲

作文网发表于2021-07-14 13:27:01归属于800字本文已影响手机版

  2021困在时间里的父亲剧情解析,奥斯卡热门影片《困在时间里的父亲》中国内地正式定档6月18日上映,80岁老人眼中的世界,“我到底是谁?”大家对《困在时间里的父亲》了解多少呢,小编在这里为大家整理了几篇关于2021困在时间里的父亲剧情解析的优秀范文,有需要的同学们,可以参考一下。接下来就让小编带着大家去具体看看2021困在时间里的父亲剧情解析吧!

2021困在时间里的父亲剧情解析一

  《困在时间里的父亲》以近乎第一视角的主观视域,讲述罹患阿尔兹海默症老人眼中困惑、错乱、孤独的世界。

  所谓世界,不过就是一间小公寓、一扇窗,从头到尾也没有更多空间可以自由活动;

  被困在狭小的空间里、更被困在混乱的时间里。

  一,主观视角的混乱观感。

  通常情况下,如果形容一部电影“混乱”、大概不是什么褒奖。

  但《困在时间里的父亲》最让人能感同身受之处,恰恰就在于主观视角的混乱感。

  影片开头并没有交代老父亲(安东尼·霍普金斯饰)患病,在他自己的感知中、他是一个健康老人。

  倘若此前没有被剧透,也没看过原本的舞台剧版本,电影开篇的一二十分钟、甚至可能让人产生“是在玩时间穿越吗”的疑惑。

  这位老父亲刚刚和女儿(奥利维娅·科尔曼饰)说着话,一转眼,女儿就变出了另外一张脸。

  明明上一刻老父亲还在自己的小公寓里,下一刻就发现客厅里坐着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这个陌生人还悠哉悠哉说这是他家。

  明明之前女儿说爱上了一个人、要离开伦敦跟他去巴黎生活,此刻这个陌生人却一脸理所当然说他是女婿、他们没有离婚、根本没有人要去巴黎。

  明明女儿只是在楼下买鸡,这一去却好像去了很久。

  时间单位的错乱、亲人面孔的变换、屋子模样的更改,隐隐约约记得却又似乎不敢想起的小女儿的悲剧,无边无际的让人不明所以的慌张感、渐次压过来。

  电影营造出了一种近乎第一视角主观体验式的状态,(后半段才更多以第三方视角来交代故事),让观众近乎和老父亲一起、同步站在他的视角感受这种混乱无助。

  记忆和认知都断断续续、很跳跃,世界以不连贯的、错乱的、无序的状态出现,无法理解、无所适从。

  最让人揪心的,或许就在于他的状态不是全然不知情不记得,而隐隐约约似是而非知道些什么。

  小女儿曾经发生意外,老父亲疑似已经不再记得,但午夜梦回他仿佛看见躺在病床上满脸是伤的女儿;遗忘也并不能消除痛苦。

  仓皇离开饭桌,回来时听到女儿女婿争执“他病了”,看见医生和女儿交代(疑似自己病情相关内容),不知道自己有病、忘了自己病了,再到一次次主动被动知晓又遗忘的过程,很折磨人。

  二,孤独世界的荒芜感。

  电影最后方才残酷揭晓真相,老人眼中一会是自己家一会是女儿家的舒适大公寓,某些时候是真的,某些时候其实根本是他的记忆变成了错觉影响认知,他正待在养老院里、只有一间小小的屋子。

  被他认作“不认识的突然冒出来的坏女婿”的人,其实是养老院的医生。

  此前一度以女儿面貌短暂出现过、也以护工面孔出现在家中的人,其实是养老院的护士;唯一合理的解释是他想错了、对时空有错误感知。

  他不记得每天相见的医生叫什么、护士叫什么,不记得昨天护士陪自己读女儿寄来的明信片,不记得女儿已经去巴黎生活了、起床之后就高声呼喊安妮、以为她就在隔壁。

  最让人动容的,是他断续支吾难开口,问护士:我是谁?我叫什么?

  他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此后,这位满头白发的耄耋老人,明明多年里诸事记忆都已经模糊、幼年记忆却似乎越来越清晰。

  他说记起了母亲的脸。

  于是花甲之年的老人,哭泣如同幼儿,哭喊着让妈妈来接自己。

  那份蜷缩在世界尽头的无助感,大概在生命开端和行将结束之时都以类似的面目出现过。

  常说老人很多时候和孩子很像,但真在电影中看见忘记了自己半生的老人、嚎啕大哭犹如幼童,冲击感依旧非常强烈。

  三,无能为力的困境感。

  通常情况下面对问题的常规思路是寻找解决途径、解决问题,但《困在时间里的父亲》最大的核心似乎就是面对这种无解的困境。

  阿尔兹海默症无法被治愈,没有办法;

  女儿要去巴黎不能继续照顾父亲,没有办法;

  (那段差点掐死的内容是真相还是幻觉,属于开放式内容吧,怎么理解都可以)

  老父亲第一天说自己年轻时是踢踏舞者、表演了一段车祸级别的“踢踏舞”;

  第二天又说自己年轻时在马戏团工作过。

  事实上他是工程师,但他不记得。

  他对护工控诉女儿女婿想侵吞他的公寓;

  他还出现了坏女婿扇他耳光的幻觉,事实上彼时他正独自抱头哭泣,真正的女婿惊恐万状站在旁边。

  医生有无虐待他、女婿有无嫌弃他,每个人都可以对“他在多大程度上夸张加工扭曲了现实和感受”有不同的理解,而相同的结论是无能为力。

  倘若打耳光是真的、不是他幻想的,倘若医生坏是真的(所以被他联想为坏女婿),那么应该惩罚这些错误的不端行为;但这都叫治标不治本,终究没人能医治世间的衰老和离别。

  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

  没有人能够对抗时间,垂垂老去是所有人共同的宿命;纵使老年依旧健康、也同样要面对体能退化、记忆衰减等问题。

  诸多影视剧中都有阿尔兹海默症的相关内容,但大多以晚辈视角、第三方视角去呈现;当突然被代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主观视角之后,崩塌的无助观感很强烈。

  《困在时间里的父亲》是叫人恐惧、悲叹的电影,这种恐惧完全不同于悬疑节奏营造出的暴力惊悚,也不同于恐怖题材冷不丁打出的一闷棍,而是一种茫然无所适从的无助感,一种将要窒息的眼睁睁的恐惧感。

  愿岁月温柔,无人被困。

2021困在时间里的父亲剧情解析二

  《困在时间里的父亲》并非悬疑片,但其中却有不少暗藏的线索值得留意。这部电影在某种程度上让我想起《生死停留》,两者都通过主人公的视角构建一个幻象,再一点点击碎这个幻象,让真相浮出水面。两部片子都利用不可靠的叙述者——逐渐失去意识的濒死者/阿兹海默症患者,设计了一个叙事陷阱,使毫无戒备的观众从一开始就进入虚假的场景,并对自己所见到的故事深信不疑;然而所有假象都一定会有破绽,会被真实侵入,于是细心的观众便能从蛛丝马迹之中发觉上当。

  本片最重要的线索就是父亲所居住的“公寓”的变化。

  片中父亲真实居住过的公寓有三个:

  1)父亲自己的公寓2)女儿的公寓3)养老院

  片中影像展示的公寓也有三个:

  1)暖色调公寓2)冷色调公寓3)蓝色养老院

  整部电影乍一看,以父亲在暖色调公寓开始,在养老院房间结束,仿佛是正序叙述的。但实际上却恰恰相反。影片或许可以看作双线叙事,一条线是正序——女儿视角,叙述了随着父亲病情逐渐恶化、神志越来越模糊,安娜无力继续照顾父亲,最终无奈决定把父亲送进养老院的一个过程。而另一条线是倒序——父亲视角,描写的是已经患有重度阿兹海默症的父亲在养老院里产生的回忆和幻觉。这条线的叙事是非常混乱和飘渺的,经常出现空间和人物的错位,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影片前80%的影像所展示的暖色调和冷色调两间公寓的神奇对映。

  冷暖色调两个空间在布局和陈设上严丝合缝地对映。怎么解释这种现象呢?难道是女儿把父亲接过来之后重新粉刷了一遍公寓?或是女儿和父亲的两套公寓户型和装修几乎一模一样?这显然是不太可能的。所以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电影向我们呈现的两个空间是主人公大脑里扭曲过的图像,并非真实环境。

  事实上,只有养老院的影像是真实可靠的,而前面出现的父亲的公寓/女儿的公寓,都是父亲根据养老院的场景和自己的记忆拼凑出来的。

  影片末尾父亲已经思维混沌到不记得自己是谁,这种情况下他只能依靠眼前所见的景象和支离破碎的记忆构建一个可以理解的“熟悉的环境”,来解释自己身在何处,并以此获得一丝安全感。于是我们可以看到他脑海中的公寓同时有着养老院的格局和自己女儿的画作。这个空间其实是记忆和现在、虚幻和真实的重组。

  (看到这里我们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父亲眼中的法国女婿时而会以医院男护工的面孔出现。父亲的记忆正在一点点消逝,他已经开始记不清数月未见的法国女婿长什么样子了。于是正如他按照养老院的环境脑补了自家公寓一样,他也按照自己目前最常见到年轻男性——护工的形象脑补了记忆中面目模糊的女婿。他也曾一度分不清女护士和女儿。)

  但是如同前文提到的,假象总会露出马脚。就像身处一个梦境,当你发现其中某个微小的不合理之处时,一切栩栩如生的梦幻就瞬间坍塌了。这部电影中,虽然父亲的意识不断退化,但是作为清醒者的观众看到的场景却渐渐出现bug,以至于越来越接近真相,最终与现实合而为一。比如开篇暖色的公寓在23分钟时变成了与养老院装潢相似的蓝色、父亲的服装从正装变成养老院的睡衣、小女儿的画作从墙上消失、养老院走廊的塑料椅子出现在女儿家里、走廊尽头原本应该是书房的房间打开门来竟然是杂物间……

  空间扭曲是恐怖片的老梗,这部电影通过安东尼的双眼向我们揭示了一个残酷的真相:罹患阿兹海默症的老人可能时时刻刻都在面对这种周围空间不断变幻的恐惧。

  《父亲》一方面打乱叙事,虚实结合,刻意制造困惑不安的观感,令观众切身体会阿兹海默症老人的心理状态;另一方面又给出足够的线索和提示,使整个故事的结构严谨有序,不至于变成谵妄者的流水账日记。安东尼·霍普金斯奉献了与影史上任何一位影帝相较都毫不逊色的伟大表演,全程不会有一秒钟让你想起他曾经是个吃人肉的(bushi)。奥利维亚·科尔曼也塑造了比《宠儿》拉拉女王好上百倍的角色。全白的阵容在今天的好莱坞可能难以收获应得的奖项,但是一定会在演技教科书上留下姓名。同理这部影片也是一样,我始终相信“打动人心”才是电影真正的生命力所在。

2021困在时间里的父亲剧情解析三

  太真实地还原了阿尔茨海默症(以下简称认知症)老人自身在困惑里打转的种种症状,要知道现实里这是更难以掌控的“漫长事件”。

  当你观看中能够感受到第一视角里很多跳来跳去的场景变化无法连贯时。这正是认知症患者在经历的那种无助,请你再多继续用心体会它带给患者本身和家人的痛苦,这部电影看的才有意义。

  电影里对疾病症状还原完整度很高的场景:

  (不要担心剧透,只有当你真正正视了这个病的存在,才不会觉得他很遥远和奇葩)

  1.从被害妄想(父亲怀疑护工偷了自己的手表,实际上患者会自己会把重要物品藏起来)

  2.空间上的迷失(片末告诉我们老人一开始就住在养老院,不停切换的场景从公寓-诊所-养老院-自己家还是女儿家,是在老人脑中一直不能理解的)

  3.产生幻觉(片中老人想象出了两个人物,一个是和小女儿长得很像的年轻护工女孩劳拉,应该是因为十分想念意外事故小女儿,总提起小女儿的画和职业,在脑海中和想象的人物劳拉的交谈中也选择性的忘记小女儿意外事故)

  想象的第二个人物(实际上是医院每天能见到的的大夫)是大女儿的前夫,也许是因为已经不记得女婿的样子了,但因为女婿不满父亲住家影响日常生活,有过激烈对话,给父亲留下压力和委屈,前部分父亲想象了和冷漠的前夫对话。

  4.性格上的大转变(一开始对想象中的护工很友好,转眼间马上又攻击对方)

  前部分的示好能看出父亲患病前是位幽默也很有魅力的男性,生病后能保留部分性格底色,但在混乱时确实会完全的改变。

  5.时间上的错乱和不解(电影后三分之一处吃晚餐前的情景不断和护工来的时段重现)患者分不清几点,在哪,和谁在一起,其中也可能是因为真实地感受到被女婿嫌弃生活在一起的压力)

  6.大女儿要去巴黎定居一事存在困惑,所以反复的在自己构造的记忆里重复、质疑,和幻觉的人物询问此事。

  7.对人物的识别障碍和错乱(父亲想象的护工是一位年轻的女孩,但电影末出现在家中的护工是一开始老人在想象中没有认出来的女儿那位)片末看出,真实的护工是老人所在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并不是居家上门服务的女孩。患者会自己想象出多个人物。

  我们应该体谅的:

  照护认知症家属的亲人面对的一直是这样循环的模式,本人和家属甚至更辛苦。

  片中其他真实日常的还原:

  -直接照护者(女儿)心力交瘁的生活状态,这其中掺杂着对生病的父亲的变化的诧异(当父亲无法认出自己时无法接受的过程)、

  -日常生活里时刻要去应对患者(疾病产生的)蛮不讲理的过程…

  -当然,偶尔,患者也有清醒的片刻(父亲会对女儿表示感谢)这真是如迷雾中的短暂清晰片刻。

  -一个家庭中有认知症家属时夫妻间会产生的矛盾(女婿极力想让岳父住养老院)也特别真实的表现了,真实生活中情况一定会是更加复杂和糟糕的。

  鼓起勇气,接受父母最真实的模样

  这两年,我有再持续看认知症相关的读物,影视,虽然比以前的进度慢了。

  看《被困在时间里的父亲》时,因为太过了解它演绎出的疾病症状了,总是停下来琢磨,老人的病情到哪个阶段了?他现在在想什么?如果换做自己要怎么应对。

  有2个最想重审的有效建议,是以前看了非常多亲身照顾家属都提到的,也是我觉得特别对的:

  1.“抛弃以往什么都做得到的理想父母的形象”

  子女若无法重新设定父母的模样,总是以过往无所不能的印象,来看待现在的父母,他们必然会因为自己不断被扣分非常痛苦,也无法建立良好的关系。我们照顾双亲时,能做的事之一,便是放下理想的双亲形象。如果对方无法区分过去与现在,也无需刻意纠正。下定决心接受无可取代的他,是可以做到的。

  2.照顾好自己的心,才能照顾好父母

  片中错乱的第一人称视角,已经足够能让人感受到罹患认知症的压力和家庭紧绷程度了。如果你身边有正在经历这段漫长照护的小伙伴,请你更加理解他所面对的状况。并且告诉他,这是一个人生阶段,把它想象成游戏中最困难的一环关卡,不要再坚持完美的照护,持续当下父母“做得到的事”,照护父母需要认真地心态,但是不要沉重的心情。待在身边,就是一种支持。

  共勉。

2021困在时间里的父亲剧情解析四

  Anthony是一个非常固执且独立的老人,他独自住在自己的公寓里

  年纪大了,女儿又忙于工作,身边总要有个人照顾,于是给他找了护工

  护工被安东尼赶跑了,女儿问为什么,他说护工偷走了他的手表。

  女儿让安东尼去浴缸下面看看,安东尼果然发现了手表

  找到了手表的安东尼轻松的和女儿聊起了天,顺嘴提起了女儿的妹妹问在哪里

  女儿沉默了一下,并没有回答安东尼,只是说她要搬家了,离开伦敦要去巴黎

  安东尼不懂为何女儿要抛下自己一人。

  透过窗户,安东尼目送女儿离开,许是想起即将远去他乡的女儿,自己也有一些迷茫吧

  回过神来,原本厨房忙碌着的安东尼隐约听到了客厅传来了一些声音,

  原本以为是女儿回来了,

  缺发现客厅有一个男人。

  安东尼看着这个有些陌生的男人,质问他为何在自己的家里,面对安东尼的质问,男人满是不解,他说他是安妮的丈夫

  叫保罗。两个人结婚十年了。

  一直就住在这里,保罗觉得安东尼有点不正常,于是就给安妮打了电话。

  安东尼很纳闷,安妮刚刚明明才告诉自己她认识了一个巴黎的男人,而且要跟随这个男人去巴黎的。

  安东尼和保罗聊起了天,说女儿一直想把自己送到养老院

  但是自己是绝对不会离开自己的公寓的。

  保罗告诉安东尼,这并不安东尼的公寓,原来安东尼把之前的护工赶走之后,新的护工还没有来,于是搬到了保罗和女儿的家里暂住一段时间。

  两人争论之时儿女开门回来了。、

  然而安东尼却有点不知所措,这个自称刚刚从外面买东西回来的女儿并不是自己刚刚目送离开的那个人。

  她说只是下楼买了点东西

  看着保罗把女儿买来的东西拿进了厨房

  安东尼茫然的做到了椅子上,

  面对女儿的关心,安东尼谈论起了刚刚和保罗的谈话。

  然而女儿的话让安东尼更加混乱起来,女儿说自己已经离婚五年了,期间一直没有再婚。

  安东尼不信,起身前往厨房,缺没有发现保罗的身影。

  回到卧室,安东尼告诉女儿,最近自己的身边发生了很多怪事,今天竟然还有人要抢走自己的公寓。

  并尝试的问道女儿,这是我的公寓吧。女儿却没有说话

  许多时候我们并不能体会别人的感受,即便体会到了,也无能为力,每个人的灵魂都在自己的世界里,孤独地过冬。

  于是。愿时光能缓,愿故人不散,愿你不再孤单。

  然而过去的挥之不去,未来的却终归要来。

  画面一转,竟然是最开始和父亲说要去巴黎的女儿开门回了家,并且在和人再打电话。

  原来女儿又给安东尼找了一个护工,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名叫劳拉。

  安东尼很喜欢这个叫劳拉的女孩,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聊天期间安东尼说自己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安妮,小女儿路西。并抱怨小女儿一直都没有联系自己,原来安东尼觉得劳拉和路西长的很像

  然而,话锋一转,安东尼突然针对起了安妮,说安妮一直在欺骗自己,让自己觉得自己生病了,目的是要侵占自己的房子。并转身回了卧室。

  次日,安妮和现任男朋友在一起聊天,安妮说父亲竟然不认识自己了。

  男人抱着安妮说你已经做的够好了,突然出现的安东尼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情绪,

  安妮继续做饭,而那个男人去了客厅,当安东尼和男人聊天的时候,那个男人的话让自己不知所措,他说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

  我想要一个诚实的回答,不耍滑头。你打算在这里讨人嫌多久。

  这一天,安妮带着安东尼去看医生,

  当医生问起是否和女儿住一起时,安东尼说是的,直到她去巴黎生活。

  然而安妮却很纳闷为什么父亲一直在说巴黎,自己从来没有说要去巴黎生活。

  安东尼颓然的坐在凳子上,周围的环境压抑的他有点喘不上来气,他觉着自己好像忘记了些什么,或者是记错了,或者是记混了些什么。他感觉对这个世界有那么一点点陌生。

  以至于当安妮在车上想握住他的手的时候,安东尼下意识的把收抽了回来。

  晚上安妮和现任男朋友讨论把安东尼送去养老院,

  突然而来的安东尼听到了二人的对话,有些茫然与不解。他不懂为什么二人要把自己送去养老院,自己又没有生病,而且自己有足够的经理照顾自己。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终于在安东尼把窗帘拉开之后照射进了卧室

  ,而刚刚起床的安东尼的目光却透过窗户看向了室外,有人说人生就是一座围城,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人生的愿望大抵如此。就如当安东尼看到了那个在郁郁葱葱大树下的在路边等候着上学的校车的男孩,

  无聊之迹追赶玩耍起了一个塑料袋时候露出了羡慕的笑容,记忆中的自己又何尝不是没有过如此年轻充满了活力。时光如梭,岁月消逝了青春的记忆,然而忆或不忆,青春都曾存在。改变了的,是我们依然开始回忆青春的那颗心。

  当安东尼行走在客厅走廊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两把在医院就医时看到的椅子,

  这让他很困惑,转过身,客厅里自己一直喜欢的那副女儿的画也不见了。安妮的声音告诉他公寓里一直没有挂着过画。

  此时劳拉端着一杯茶出现在了安东尼的面前,告诉安东尼安妮出去了晚上回来。说要到吃药的时间了,并去给安东尼拿了腰。安东尼说劳拉和自己的小女儿太像了。

  劳拉说安妮把路西的事情告诉了自己,关于路西的意外。很抱歉。

  安东尼有些纳闷。路西发生了什么意外,为什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劳拉说要让自己穿上衣服好去公园散散步,安东尼有点纳闷,为什么要穿好衣服下楼去公园,二人谈话期间,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安东尼的前方。

  竟然是那个自称和安妮已经结婚十年的安妮的爱人,保罗。他说他说我能问你个问题吗,我想要一个诚实的回答,不耍滑头。

  安东尼有点混乱,这句话好熟悉,记得有一个人这么说过,一样的内容,一样的语气,他真的怕接下来的一句自己听错了。然而希望没有如约而至。

  保罗继续说道:你打算在这里讨人嫌多久。

  安东尼觉着自己有一些崩溃,为什么保罗也会说这句话,更严重的是为什么保罗要打自己,为什么说自己毁掉了女儿的生活。

  安东尼如同一个孩子一般的在哭泣。而此时原本的保罗竟然又变成了女儿现任的男朋友。男人也是一脸的震惊。感觉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安东尼在女儿的安抚下进入了梦想,睡梦之中,他仿佛听到了有人在叫他,

  原本以为是安妮在叫,而后安东尼意识到这是小女儿路西的声音。

  起身训着声音,安东尼打开了一道门,门后是一条长长的走廊,

  他有一些迷茫,这是医院的走廊。

  顺着声音安东尼看到了一个躺在病床上受伤严重的病人,竟然是自己的小女儿路西。

  次日早上,心有余悸的安东尼又一次打开了那扇门,还好,只是一间杂物间。

  安妮领着一个护工进来了说是昨天你说过的很喜欢的那个叫劳拉。安东尼有些茫然,这个人却不是自己印象里的那个劳拉,而是那个恍惚中自称是自己女儿的人。

  烦躁的安东尼撇下二人会到了自己的房间,沉默的坐在床上,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此时女儿也走了进来,安妮说,如果你还记得的话,自己要去巴黎了

  。安东尼很茫然,明明女儿才说过从来没想过去巴黎,会一直陪着自己,为什么一转眼却又要去巴黎了。无所适从的安东尼伤心的问女儿我怎么办,留着我一个人,自己的大女儿要走了,小女儿一直没有出现。剩下的只有自己一个孤家寡人。

  安东尼不舍的手掌轻抚着女儿的面庞,是啊,舍不得啊。怎么就要离开了。

  此去九万里,重逢未有期。也罢,这一生幸福于我已然无缘,孩子,既然想要追寻自己的幸福,那便去吧。

  人生就像风一样,飘过就不再回来,有些故事,不一定要讲给所有人听;有些悲伤,不-定谁

  都会懂;有些伤口,时间久了就会慢慢长好;有些委屈,受过了想通了也就释然了;有些伤痛,忍过了疼久了也成习惯了;有些藏在心底的话,不想说也就没必要说了。

  人生本来就是孤独的旅程,我们孤独地来到世上,也必将孤独地离去,在这来与去之间,虽然会有偶然的相知,会有短暂的欢聚,孤独又占据着太多的时间,

  孤独的房间,安东尼孤独的坐在床上,

  回过神来,打开了原本遮挡着窗户的窗帘,阳光依然如平时一样的照射进房间,生活似乎还是昨天的样子

  安东尼发现自己的手表不见了,于是便习惯性的开口喊到女儿的名字,却无人应答,打开卧室的门,映入眼帘的已然不是自己家的客厅,却变成了医院的走廊,

  那个自称劳拉的女人一身护士装扮的在和一个病人说着话。

  茫然的安东尼关上了房间的门。

  劳拉打开了房门,告诉安东尼要吃药了,

  并说自己是护士自己几个星期之前便已经这里照顾安东尼。

  当问及女儿安妮的下落,护士说安妮认识了一个叫保罗的人,二人已经去往巴黎好几个月了,有时周末会回来陪安东尼去公园散步,还会邮寄明信片给安东尼

  二人说话间,一个医生打开了房门走了进来,安东尼抬头看去,竟然是那个自己印象中女儿的丈夫。

  护士告诉安东尼,这个人是医院的医生,名叫比尔

  混乱的安东尼有些难以置信,自己明明记得这个人是女儿的丈夫,怎么变成了医生,

  于是又问到,你是谁。

  护士说,自己叫凯瑟琳。

  安东尼感到越来越不对劲,为什么记忆中的人物开始变的越来越混乱,为什么自己记得的人物和名字全部都开始对不上了

  安东尼开始怀疑起了自己,他尝试的问道:那我是谁。

  凯瑟琳说你是安东尼。

  安东尼松了一口气

  还好,自己还是那个自己,名字还是那个名字,还好,还好。

  毕竟这是母亲给自己起的名字,我又怎么会忘记呢。是啊。母亲,我还记得我的母亲,那双有着大大眼睛的人。

  对啊,母亲,安东尼抬起头看着凯瑟琳希冀的问到:周末她会来看我的对吗

  凯瑟琳说那是您的女儿。

  安东尼低下头,看着手中的那张明信片,他有一些绝望

  昨天与今天,混乱与现实,重重叠叠,又分不开界限当自己软弱无力万念俱灰想哭泣时能想到的依靠只有自己的母亲,那个曾给了自己满满安全感的人啊。

  我想要离开这里。求求你们了。

  随便找个人把我接走这里吧。不行,不能是其他人,我想要的是我的母亲,

  。只有她才会让我感觉到安全,十月怀胎,三年哺乳,一朝成人,数十年陪伴。无论年华老去,无论白发满头,无论步履蹒跚,无论昏花眼眸。我已然是您的孩子。

  岁月无痕,您就如那一堵墙,为我遮风避寒,如那一棵树,为我遮荫乘凉。

  一棵树,一棵树,我感觉我就是一棵大树

  而如今我却觉得自己的叶子已然掉光,只剩下零星的枝丫在风中飘荡。

  院中黄叶树,屋内白头人。

  萧萧一夜风兼雨,一树摧残几片存。

  世界郁郁葱葱,行人来来往往,即便再美好。也经不住时光。即便再悲伤,也阻挡不住遗忘。

  索性,让我们出门去公园转转吧,

  而后我们回来再吃点东西,睡个午觉,睡醒了,如果感觉精神还不错的话,我们还可以去公园散散步,无论合样,阳光依旧灿烂。日子总会好起来的

  谁说不是呢。

2021困在时间里的父亲剧情解析五

  2021年的3月26号由美国新晋流媒体HULU放出,也是国内高阶影迷圈最具热议度的影片,Thefather,中文译名,《困在时间里的父亲》。这部影片已经拿下2021年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男主、最佳女配)在内的6个重要奖项的提名。影片是2020年的1月份在美国圣丹斯电影节首映,圣丹斯目光毒辣,一向关注非常有个性的独立制片与低成本电影。目前,豆瓣评分8.7,IMDB8.3,已经算高了,但是我觉得低了。这么说吧,2021年才开年没多久,我就看到了这一年最好的片子了。我非常喜欢这部电影,我非常感动。

  奥利维亚·科尔曼OliviaColman饰演的中年女儿行色匆匆在伦敦街头赶路,我们听到的配曲是英国巴洛克音乐,出自为英国皇室作曲和演奏的亨利·普赛尔之手。这支乐曲选自《KingArthur亚瑟王》,名叫《WhatPowerArtThou》,中文译为“冷之歌”。

  电影总体来说就是由声画两种语言构成,这个开场,画面呈现着伦敦十分当代的日常生活,声音则载入厚重的英式文化,亚瑟王,是凯尔特神话中记载的古不列颠的国王,你可以理解为是英国祖先的神话故事。我们听到的是这则戏剧中掌管严寒的精灵被唤醒之后,唱的一首咏叹调,这只咏叹调最为标志性的部分就是这种有节奏的瑟瑟发抖的唱腔。好的电影,不会有一处细节是闲笔,开场音乐,太重要了,绝对不是随便选的,而且我们很快发现这是一个“有源音乐”,就是可以在情节中找到音乐的来源。

  影片一开场是声画分开叙事,画面主要带你看的,请注意,是,空间,看过影片的观众会知道“空间”在这部影片中有多么重要。摄影机先于主人公进入房间,然后,注意,空间,空间,空间。有源音乐来自男主角,老头的耳麦,他在听古典音乐。音乐是对老人的一个书写,是这个角色的一种注脚,你可以理解为,老人生命中掌管严寒的精灵已经被唤醒了,也就是老人站在了生命的尾巴上。

  影片的导演非常牛逼,79年生人,是一位小说家+剧作家,《父亲》就是他自己写的戏。他自己搬上了舞台,执导为舞台剧,2012年一经公演,可以说是横扫西方戏剧界多个顶级奖项。《父亲》被搬上银幕,剧作家自己居然又当影片的导演。我看了一下有限的资料,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当导演艾,之前参与过的影片他都只是编剧艾。要知道,从文字到舞台剧再到电影,其实是三种完全不同的艺术表达,完全不同的语言。

  第一场戏,剧情很简单,父亲又一次气跑了照顾他的保姆,女儿着急又无奈,女儿告诉父亲自己认识了一个新的男人,需要搬去巴黎生活。他们的交谈处理得非常朴实,调度很简单,这时你需要充分注意的是空间所交代的信息,注意房间的装修风格、壁炉、家具的式样与颜色,注意有国际象棋、注意有钢琴,注意墙上的这些画……琴棋画,这就是电影的某一重魅力,人物对白所交代的信息只是叙事的一部分,由美术、制景、道具所带来的空间释放出更多的信息,这个老头的生活条件,所受过的教育,所处的社会阶层,以及他的性格他的生活品位都从他身处的这重空间给了我们交代,而不必再费言辞或者去设计多余的戏来说明问题。

  又一天,人物的造型换了,说明不是同一天。这里用到的音乐是贝里尼的歌剧《Norma》中著名咏叹调《圣洁的女神》,王家卫在《2046》里也用过这段音乐,用来在声音上诠释静雯的爱欲。用在这里,是为了让观众觉得之前女儿的担忧有些莫名,这明明还是一个生活尚能自理的、充满活力的,似乎还对异性的亲近亦充满着渴望的老头。这这部影片中,老头渴望的异性包涵了女伴、女儿以及自己的母亲多重概念。这就是视听语言传递的东西,如果你看到了,你会看到影片深层的表达,如果你看不到,没关系,不影响你看故事。紧接着,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影片走向了一个悬疑段落。

  老头忽然察觉屋里有个男人,声称是女儿的丈夫,女儿不是单身很多年了吗?男人斩钉截铁地告诉老头,他叫保罗,是女儿的丈夫,而且老人现在是住在他和女儿的公寓里,“陌生男人”打电话让女儿立刻回来。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回来的是另一个陌生女人。老人崩溃了,我的好奇心全部被吊起来。诡异的节奏越来越快,诡异的情节在加密。一回头,陌生“女儿”又称房间里从没有来过什么男人。老头再次回到自己的房间,“女儿”给他送药片,让他服下。这整个一段,导演运用悬疑的手法带领观众深入阿兹海默患者的内心,以患者的视角看世界。

  影片有三大看点。第一是悬疑的剧情。

  到底哪个女儿才是真女儿,老头到底生活在哪间房子里?总是忽然出现的两个陌生男人到底是谁?只关注表层故事的观众足够被诡异的故事吸引。

  第二个看点是安东尼霍普金斯的表演。

  剧中有一句台词是演员本人的真实年龄,虚85了都。生活中,这个年纪的老人你可以想象一下,生活自理都已经非常优秀了。他居然还演戏……随着影片从前往后,角色在不同场戏中有着层次分明的表达,一开始,不服老,自负的老人,见到陌生男人,困惑、警惕,见到年轻小保姆时贱兮兮,你可以照见他年轻时与妻子初遇时的兴奋劲儿,追女生时的魅力四射,花样百出。怀疑女儿要抢他房子,出口伤人。真的,换我也会气到想掐死这个死老头。接着,他又将一个可怜的老人的孤独、孱弱、无助表演得淋漓尽致,我的心都碎了,谁人无父母,谁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没有这一天哪!

  女儿为照顾老父亲尽心尽力,我犹如看见我小时候妈妈照顾我外公,也经历了一模一样的过程,一次一次,赶去他家,带去医院,住院出院,最后实在精疲力竭,外公那时已经不认识我了,也不认识家人,把我的表妹认作小时候的我,永远说着我听不懂的他年轻时候的事情,最后,他也进了养老院,无法下床。那一刻,他的内心世界,他的眼前到底看到了一个怎样的世界。直到今天,我看了这部影片,用这样一种视听语言表达的影片,声泪俱下。每一个照顾过老人的家庭。都不能懂更多了。

  女儿的表演毫不逊色,将一个孝顺的,无奈的,忙碌的,独立的,心疼父亲又心力交瘁的女儿刻画得入木三分。她们就是我心中今年奥斯卡的最佳男主与最佳女配!

  影片最最重要的一重看点,是导演的手法。

  导演充分运用视听语汇,将一位阿兹海默患者老人生命临近尾声的世界具象了出来。线性人生已消弭殆尽,老人永远地迷失在了时间与空间的组合关系中。最后一场戏,揭秘,原来,老人早已在养老机构住了好几周了。导演展现了空间的一一对应性,也揭秘了那些错乱的面孔,原来被时而认成女儿、或者保姆的女人,是养老机构的护士,被认成有敌意的女婿的男人,是他的医生。影片没有用任何一句台词来交代什么,而是再次通过展现这间房间,床的位置,窗的位置,门的位置,镜子、衣橱,告诉观众,老人真正的栖身之处在哪里。导演运用错乱的时空重组,实则是将生命的真谛释放出来。比如,一个男人对自己为之奋斗而来的一生的财富维护、不舍,他始终觉得有人惦记自己的房子,这实在太鲜活了,公寓与他老是在找的手表都代表着财富,当然找手表也代表他迷失在时间里。再比如,他与异性的关系,前面说过了,这里的异性包涵了女伴、女儿以及自己的母亲多重概念与形象的合璧。

  这个镜头,镜头强调了这张女儿从巴黎寄来的明信片。这是庞贝城出土壁画中一幅著名的作品,叫《花神》,画中,女神的步履轻盈,伸出纤细的右手,宣告春天已经来临。庞贝城的壁画是古罗马文明鲜活的反映,这幅画在后世专家有专门的解读,意为稍纵即逝的美好。如同庞贝城那句著名的slogan,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我们中国观众可以对此有着中国式的更贴合画作的理解,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人生活在一个孤立无援的世界上,人是被无缘无故地“抛”到这个世上来的。但如果单纯地将海德格尔的存在主义看成为“悲观主义”或者“虚无主义”,我觉得是没有真正读懂这门哲学,人生而为人的意义,就在于人这一世的“否定性”、“有限性”。

  影片的最后一幕,安东尼回到了幼时,像一个刚上幼儿园的Baby,无助地找妈妈。我看了两遍电影,到这一幕,我都又一次泪崩了。

  导演给予一位身患阿兹海默症的老人极大的人道主义关怀,他是现实生活中,你的姥爷,我的外公,我们的父母,是你,也是我。这条生命的归途,无论有没有恐惧,我们每一个人终将独自走完,如同我们独自地被抛掷到这人世间。海德格尔说,向死而生。我们如此需要死亡教育,是因为我们要更好地懂得活着。

  从某种意义上看,这样的片子是具有宗教感的,是具有神职功能的,它将人生最后的真相剥开,残忍地裸露给我们看,但是它给人以启示,既教导我们如何善待老人,也告诉我们,在终将面对死亡的那一刻,不必恐惧。死是人之最本己的,无所关联的,确知但不确定,超不过的可能性。

  亲爱的,我的影迷们,人生苦短,春光易逝,且行且珍惜。

  以上是小编整理的有关2021困在时间里的父亲剧情解析的相关资料信息,希望能够对同学们有所帮助!

返回800字列表
赞赏支持